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普喵獨喵—第一次出門!

前篇走這 (做成連結了~點一下就好)

ooc有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雪紛飛的街道上面,一個白色的小小身影幾乎要被蓋了過去。

這裡是哪裡……

我必須要找個溫暖的地方才行……

雖然這麼想著,但是又餓又累的身子可不打算聽話,它啪的一聲倒在了路旁,任由大雪打在它的身上,又冷又痛……

為什麼,他們要趕我出來……

為什麼,媽媽跟哥哥姐姐不見了……

我不想要自己一個人……

它難過得發出了悲鳴,但是虛弱的被風聲蓋了過去。

我會就這樣……死在這裡嗎……

感覺到漸漸失去的體溫,它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

一股重量壓上基爾伯特的背部,讓他有些喘不過氣的張開了紅寶石般的眼睛。

「唔……好重!」

「哥哥!」

一個小貓的聲音從它的背後傳來,它打了個哈欠轉頭看向在它背上滾來滾去的黑色小傢伙。

「我說路德……再讓哥哥睡一下……」想到剛剛夢到的東西,基爾伯特心情不是很好的想再瞇一下。

「哥哥不要再睡了!」小貓爬到基爾伯特的臉前面,大大的海藍色眼珠直直盯著它:「主人們都出門了!」

「我要睡覺。」

「今天不是要集會的日子嗎?」

「真是的……」基爾伯特探了一口氣,無奈的坐起身子來舔毛。

「哥哥!貓咪集會是什麼?」

「就是大家聚集起來,主要是聯絡感情,次要是關心貓罐頭的流向……」基爾伯特說著說著,突然想到了什麼:「路德,我今天就帶你一起去吧。」

「欸?我還沒有出去過呢!」小貓興奮的跳了跳:「可以嗎?」

「也是時候該讓你認識一下大家了。」

「我們會遇到其他貓嗎?」

「當然。」基爾伯特走向貓門:「我們出去吧。」

「嗯……」路德維希怯生生的看了一眼貓門,小心翼翼的踏出了門。

基爾伯特跟在後頭出去,卻看見小貓瞪大眼睛一直看來看去僵在原地:「怎麼了?」

「唔……」無名的陌生感嚇得路德維希小小步的前進了一會兒就停了下來,轉頭盯著基爾伯特:「哥哥……」

「居然會害怕啊……我可是跟在你旁邊喔。」這個基爾伯特倒是沒有想到,猶豫了一下走近路德維希:「算了,我們先上去吧。」

它一把咬住小貓的後頸,從旁邊的置物堆跳上了圍牆後又放下了小貓:「要跟著本大爺走喔!不然可是會被烏鴉叼走的。」

「哥、哥哥……」雖然基爾伯特有特地放慢腳步,不過小貓還是跳著步伐慌亂的跟在後面。

「哥哥等我……」

哎呀呀……這模樣真是可愛呢!

基爾伯特不自覺的在心裡笑了出來。

「基爾~」一個太過熟悉的聲音從上面傳來,讓它停下了腳步。

「安東啊!」基爾伯特停下腳步,抬頭看見停在樹上的某隻不知道為什麼會頂番茄的貓咪:「好久不見!最近都只有在集會上見面。」

「是啊,後面那個灰色的小東西就是上次的……」安東尼奧從樹上跳到圍牆,友好的跟基爾伯特碰完鼻子後瞪大眼睛看著小貓:「真是可愛呀!」

「……你好?」路德維希小心翼翼的打了招呼。

「Hola!」安東尼奧也跟它碰了碰鼻子:「叫什麼名字啊?小傢伙?」

「路德維希。」

「俺叫做安東尼奧!請多指教啦。」安東尼奧轉頭看向基爾伯特:「你們是要參加集會對吧?讓俺同行吧。」

「可以啊……話說回來你家子分呢?」

「羅維諾去找弟弟了,所以俺只好孤單的自己過去了呢……」安東尼奧跟著走在小貓的後頭,似乎是怕小貓被獨自留在後頭有危險。

基爾伯特跳過一個台階:「我們到了。」

出乎意料的離家裡不是很遠的小空地了擠滿了貓咪,路德維希忍不住張大了眼睛。

「番茄混/蛋!」一隻有著棕色花紋、翹著呆毛的貓跳了過來:「我想要吃番茄……嗯?基爾伯特?小貓?」

「哥哥不要走這麼快……」另外一隻跟它很像、顏色比較淺的貓咪跑了過來:「欸?基爾哥哥?比我們還小的貓耶!」

「kesesesese……它可是本大爺的弟弟喔!」基爾伯特看著路德維希:「好好打個招呼吧!」

「我叫做路德維希,你好……」它躲到了基爾伯特背後。

「哎呀,真害羞呢!」淺色花紋的貓和善的舉起貓掌:「ciao~我是費里西安諾!那邊那個是我哥哥羅維諾!」

「混/蛋!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

「你多大了呢?」

「兩個月……」

「那我比你大一個月呢!我們就是朋友了。」費里西安諾搖著尾巴。

「朋友?」

「沒錯,朋友。」費里西安諾搖了搖尾巴:「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認識其他貓咪呢?這附近的貓貓很多的喔!」

「我……」路德維希轉頭看了一下基爾伯特。

「去吧!記得回來就好。」基爾伯特喵了一聲,看著興致沖沖跑走的三隻貓咪。

「小基爾小安東!」弗朗西斯也靠了過來:「好久不見!哥哥我好想你們!」

「弗朗!」

「鬍子!」看著某隻貓跳到圍牆,基爾伯特也用鼻子打了招呼:「最近怎麼樣?」

「還不錯喔!小馬修很乖巧懂事,除了偶爾隱密技能max發動的時候找不到人,聽說亞瑟家的阿爾弗雷德似乎就不是這樣了,跳來跳去弄壞了不少東西啊……基爾呢?」

「本大爺很好啊!我家路德維希也很懂事,省了我不少麻煩。」基爾伯特心情很好的看了看集會裡的貓海:「話說弗朗,你等等還要跟亞瑟去主持會議吧?不用過去嗎?」

「哥哥我想要罷工啊!我不適合在太陽底下晒!」弗朗西斯甩了甩全身的長毛:「毛會變粗的!我不要啦!」

「那就等你家小貓長大讓他來啊,反正它們長得很快。」安東尼奧拿下頂著的番茄吃了起來:「俺倒是有點懷念羅維諾小時候圓圓的樣子。」

「長很快啊……轉眼路德就會跑會跳了呢……」

「小馬修也快比哥哥大隻了……」

「俺們都變大叔了呢……」

「喂!安東!只有這句不能説!我們都還不到一歲!」

「就是説啊!哥哥我可是最優雅美麗的才不是你這大叔!」

「可惡別壓過來!吃俺的番茄啦!」

*

「哥哥!」

等晚餐的時候,路德維希叫住了基爾伯特。

「怎麼了?」基爾伯特回頭,看到它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難不成真的玩出了什麼糟糕的事情來了……

「聽說……哥哥原來不是住在這裡,而是別的地方?」路德維希抬頭,坐了下來。

雖然不是鬧出什麼事,但是這個話題有點……

「是啊……本來是的。」基爾伯特也不由得的端坐了起來:「是誰說的呢?」

「伊莉莎白姐姐。」路德維希低下頭:「它説,小鎮上沒有人知道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裏,你每次都説的都不一樣。」

「……路德你的話,我可以説實話喔。」

「真的?」

「嘛,反正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我在跟你差不多大的時候,自己一個人離開了家裡,離開了所有兄弟姊妹,自己在外頭流浪,畢竟當時的我只是隻小貓,也不知道到底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在路上還被烏鴉追。旅行了一陣子,我覺得累了,也遇到主人……就定居在這個小鎮了。」

「欸?哥哥自己冒險嗎?好帥氣!」路德維希眼睛都亮了起來:「那肯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吧?」

「雖然是……但是太危險了,你就別指望我會讓你去了,小淘氣!」基爾伯特輕輕的用尾尖碰了一下它的鼻子:「有機會的話在跟你說説那些故事吧。」

「好~」路德維希小小的打了個哈欠。

「睏了?」基爾伯特把小貓咬到窩裡,自己也躺了進去,把它放在自己的肚皮上:「外面,好玩嗎?」

「唔……可是有烏鴉……」

「放心吧,我會保護你的……晚安。」

直到我的生命終結為止。

*

「哇啊!這個不是垃圾是小貓吧!?」

突然一雙溫暖的手小心的把它抱了起來,它張開眼睛看著眼前那個髮色和瞳色跟自己相近的人類。

「很漂亮的瞳色呢……你迷路了嗎?小貓咪。」人類露出笑容。

它有氣無力的喵了一聲。

「喔……這樣啊。」人類脫下外套圍住它,並把它抱到胸口,小小的跑起步:「那就跟我回家吧!抱歉再忍一下喔!」

雖然它還在發抖,也不認識這個人類,但是它卻不自覺的安心了不少。

咚咚,咚咚。

原來,人類的心跳聲也可以這麼溫暖嗎……

我可以有家了,對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裡來放寫作的設定:

(事先聲明,我沒有對純種混種有什麼偏見!只是這樣比較好寫特徵而已!)

基爾伯特:俄羅斯藍貓(或是俄國白貓)

路德維希:俄羅斯藍貓

安東尼奧:歐洲短毛貓(英國短毛貓)

弗朗西斯:波斯貓

伊萬:西伯利亞貓

亞瑟:蘇格蘭折耳貓

王耀:中國狸花貓

羅維諾:異國短毛貓(加菲貓)

費里西安諾:異國短毛貓(加菲貓)

阿爾弗雷德:布偶貓

馬修:布偶貓

(雖然沒出場但是有設定,以防萬一用)

菊:日本短尾貓

波奇:柏美犬

*

舞:好了好了,看完設定有沒有人有意見的,有的快説,沒有就不要浪費時間了!

(全員舉手)

舞:……你們存心想玩我啊!算了,一個一個照順序説吧……基爾伯特先。(嘆氣)

基爾伯特:本大爺的肥啾呢!

舞:肥啾……肥啾啊……(沉思)那有機會的話就當之後主人養的小鳥好了!這樣?

基爾伯特:嗯,我只是想帶著肥啾……

舞:下一個!

路德維希:為什麼是小時候的樣子啊……可以換一下……

舞:劇情需要,下一個!

安東尼奧:俺也想要跟羅維諾貓咪生活的日常!

舞:有空再說,下一個!

弗朗西斯:為什麼哥哥我感覺都沒有吸引到大家的目光?哥哥我明明就閃閃發亮的!

舞:……因為我想不到超過一百個形容閃閃發亮的字,下一個!

伊萬:我這篇沒出場。

王耀:我也是啊啊嚕!

舞:因為腦洞不夠,擠不進去orz……

王耀:算了,我也不要求什麼,給我來瓶二鍋頭。

伊萬:vodka~

舞:(擦汗遞酒瓶)下一個!

亞瑟:等等順序錯了吧!話說我的妖精朋友們呢?

舞:沒寫出來可是它們就在你旁邊喔!(微笑)下一個!

羅維諾:為什麼安東尼奧那傢伙可以頂番茄?我也要!

舞:(放小番茄在它頭上)下一個!

費里西安諾:為什麼安東哥哥可以頂番茄?我也要!

舞:你也要番茄?(疑惑)

費里西安諾:我要pasta~

舞:……頂了會碎掉。

費里西安諾:可是……可是……

舞:好吧,我知道了。(放了一盤pasta在前面)給你吃……下一個!

阿爾弗雷德:我是Hero!我要頂漢堡!

舞:你們都想要頂食物是吧……(放上漢堡)下一個……在哪裡?

馬修:我在這裡啦!

舞:……嗯,想要什麼?

馬修:那個,我想要帶著熊三郎先生……

舞:嗯……好吧!(把熊二郎布偶塞過去)下一個!

菊:我想要吃鹽漬鮭魚……

舞:這簡單(放頭上),下一個!

波奇:汪!

舞:聽不懂。

波奇:(無奈)

舞:(遞骨頭餅乾)這樣應該都沒有問題了吧?結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後加了個不知道是什麼的短劇真是抱歉。

對貓種有興趣的話就去查查看吧!

回到文章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普喵的說法跟文章尾端的小小差異?

這篇其實主要是想寫一下普喵的過去。

普喵是白化的動物,就算無法分辨顏色的動物也看得出來的差異……在野外,多數不是因為體弱就是因為顏色太顯眼而被掠食或是丟棄。就算是家貓,我也不敢完全説它們不會殘害幼子。

主人因為它的瞳色,覺得不吉利而丟掉它……如果寵物沒有遇到好主人,真的很難幸福吧?

只是因為在這裡的普喵是作為哥哥的角度,當然也不會輕易在晚輩面前說出一切。

畢竟這是身為年長者的一點小小的堅持和自尊。

對它來說,現在比以前重要多了,它不願意提及,也不願意想起……它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真正的原因。

為什麼LOFT打到一半會跳掉啦!(劃掉)

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個人!

最後再來説一句:

請用領養代替購買喔!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