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晚安,愛麗絲-3(完結)

全員人設

軸三女體出沒注意(費里西安諾-愛麗絲,本田菊-本田櫻,路德維希-莫妮卡)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為什麼要答應愛麗絲的要求呢……


羅維諾站在中學的門口,若有所思的低下頭,靠著跟羅德里赫借來的黑色轎車。


如果只是等她就算了……


重點是……


「欸!你看,那裡有個帥哥欸?」


「什麼啊?想去要電話號碼啊?」


「搞不好是來等女朋友的?」


「說不定只是來接弟妹的?」


「找他拍照不知道會不會願意?」


「小聲一點啦會被聽見!」


早就全部都聽見了好嗎!


雖然羅維諾不否認自己長得不錯看,但是沒有誇張到一直被人盯著瞧的地步吧!難得的休息他只想好好跟愛麗絲一起彌補一下過去的時間而已……


就算他喜歡搭擅bella,但是這個年齡層的是犯罪!他可不是弗朗西斯那種變態!


看著漸漸靠近他的一群少女,他實在是有點不自在。


愛麗絲妳怎麼不快點啦!


「哥哥?」愛麗絲旁邊跟著本田櫻和莫妮卡,繞過人群走了過來。


「愛麗絲!」羅維諾感動的抱了上去:「太好了妳終於來了!」


「欸?欸!?」愛麗絲滿臉問號。


那群人似乎在看見羅維諾抱著愛麗絲之後才散去。


「真是恐怖……」羅維諾輕輕的鬆開手,看向另外兩個少女:「莫妮卡和……本田櫻?是吧?」


「是。」有著東方面孔,黑色短髮齊肩的少女微微欠起身:「您好,叫我櫻就可以了。」


「你好啊……我叫羅維諾·瓦爾加斯,是愛麗絲的哥哥。」羅維諾也回了禮:「我家的小傻瓜受妳照顧了。」


「哪裡。」


「ve……哥哥,你今天有出去啊?」愛麗絲打量了一下羅維諾。


「沒有啊?怎麼了?」


「那你為什麼要穿著西裝呢?」


「……嗯?」羅維諾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打扮—黑色襯衫配西裝還有皮鞋,唯一顯眼的就是那條繫在脖子上頭的紅色領帶:「糟了……不自覺就跟工作時打扮一樣了!」


「不過很好看喔,哥哥。」


「真是的……我們回家吧。」羅維諾指著車子,看著路的另外一頭:「我一起送你們吧?」


「欸?可以嗎?」櫻有些猶豫。


「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莫妮卡淺淺的笑了笑,推著本田櫻:「上車。」


「莫妮卡?」櫻一臉茫然。


「繫好安全帶喔,女士們。」羅維諾熟練的坐上駕駛坐,發動引擎,繫好安全帶:「抱歉,我拿到駕照也才兩個月,可能會有點晃。」


雖然開車早就開了五年有就是了。


羅維諾快速的回轉,往剛剛看的反方向踩下油門。


「哥哥這裡是反方向啊!」被離心力甩了一下的愛麗絲抓住扶手,一邊哀號。


「我知道……可惡。」羅維諾看見後照鏡裡追來的黑色車子,又拐了個彎:「莫妮卡,這幾天也這樣嗎?」


「哥哥的保鏢可能被支開了……是跟著你來的吧?」莫妮卡稍微護住櫻:「居然敢在平面道路上沒事就追過來!」


「愛麗絲!櫻!你們也盡量護著頭。」


「嗚……」


「哥哥……啊!」


「混蛋!」羅維諾單手拉起褲管,拿出一支手槍往後丟,踩下煞車:「前面是死路!等等躲好不要下車……莫妮卡交給你了。」


「嗯……」熟練的把槍上膛,莫妮卡稍微轉身注意後面:「小心點。」


「嗯。」


「哥哥……」愛麗絲伸手拉住了羅維諾的袖子,表情似乎有些慌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最多十二個……」羅維諾瞄了一眼後照鏡,後面停了三臺車。


「沒事的。」他親了一下愛麗絲額頭:「什麼事都沒有,保護好自己。」


「哥哥……」


羅維諾拉開車門,舉著雙手緩步踏了出去,用碧綠色的眼睛打量著情勢:「真是的,現在可是在白天啊!大白天的玩追車是想把警察叫來啊?」


九個人……


「少說廢話!瓦爾加斯的小少爺。」其中一個帶著遮住半臉大墨鏡的男子提起懷中的步槍:「給我走過來!」


「……貝爾那多的人啊?」羅維諾乖乖的走了過去。


背後還有愛麗絲她們……恐怕他必須先撂倒其中一個把槍搶來才行。


「與你無關。」那個人靠近他到一個距離的時候被他推開槍口再用槍托打昏,兩個動作一氣呵成。


羅維諾伏地一滾順著躲在最旁邊的車子後面,閃過幾發瞄準自己打的子彈。


要在她們被波擊之前解決。


他把槍用力往車頭甩,自己趁著敵人目光被吸引的時候跑向第二臺車的左面。


他一拳就往唯一一個待在那裡的人的臉上送了過去,那個人因為被干擾,移開了槍孔,射進羅維諾的小腿。


羅維諾咬住牙又送了那個人幾拳,搶下他手上的槍喘著氣。


「媽的,貝爾那多·蓋洛你這個王八蛋!」羅維諾沒什麼時間可以思考下一步的行動,他必須要快點……


就算不可能他也要做到。


突然不知道為什麼,後頭傳來了槍聲可是卻不是打在自己身上,羅維諾順著往後頭一看。


一個金髮穿著西裝的傢伙身後帶了一群人站在那,認出來那人的羅維諾順著車子坐到地上。


「原來是你啊……眉毛混蛋。」他看著走向自己的英國人鬆了一口氣。


「我可不是來救你,只是路過而已。」亞瑟蹲下來檢查他的傷口,纏上繃帶:「基爾伯特說他最近感覺到這裡有奇怪的動向叫我過來看看……子彈還卡在裡面,等等跟我回家替你拿出來。」


「對了,你有醫師執照……」羅維諾被亞瑟用肩膀撐了起來:「Grazie(謝謝),亞瑟大人……可以先帶躲在車子裡頭的少女們出來嗎?」


「Of course……不過她們已經跑過來了。」亞瑟看著走過來的少女們點了點頭。


「哥哥!」愛麗絲用力的撲向羅維諾懷裏,琥珀色的漂亮眼睛滿是憂心:「哥哥你的腳受傷了!?」


「沒事。」羅維諾雖然冒著冷汗但是還是露出微笑:「你們呢?沒受傷吧。」


「嗯!」櫻用力的點頭。


「亞瑟哥,好久不見了。」莫妮卡也跟熟人打了個招呼:「抱歉,我哥哥麻煩你特地從英國過來……」


「不,其實最近我們組織被摸走了一筆錢……我正在追呢。」亞瑟看了一下部下,把羅維諾扶到後座:「先把瓦爾加斯少爺送到我的住處,一臺車跟著我護衛……我先送小姐們回家。」


「好。」


*


等到羅維諾處理完傷口被亞瑟送回羅德里赫家已經晚上九點。


因為腳部的麻醉還沒有完全退去,在亞瑟的攙扶下,羅維諾輕輕的按了一下門鈴。


「大笨蛋先生,不要緊吧?」羅德里赫扶過羅維諾:「亞瑟先生,進來坐坐吧?」


「不了,我等一下先回住處審問一下今天抓到的那些人……」亞瑟行了個禮,看向羅維諾:「要幫你把那些廢物的腳砍掉嗎?」


「你處理掉就好,麻煩你了。」


「不……不會,我會好好『解決』的。」亞瑟露出微笑:「Good night,我會留人在附近。」


「Buona sera(晚安).」


送完亞瑟之後,羅維諾被扶到客廳的沙發坐著,羅德里赫則去了一趟廚房,拿出兩杯熱牛奶。


「晚餐吃了嗎?要不要我在熱點東西?」


「稍微有吃了……」羅維諾接過熱牛奶:「謝謝……伊莉莎白跟愛麗絲呢?」


「伊莉莎白剛好去同學會,愛麗絲在樓上……」羅德里赫還是拿了幾個麵包出來:「我想跟你談談,可以吧?」


「……當然。」


「我可以理解你不希望重要的人受傷,所以刻意疏遠她的那種心情……可是,是不是不該再隱瞞下去了?」


「我……」羅維諾低下了頭:「我果然錯了吧……」


「羅維……」


「我以為自己只要不跟愛麗絲扯上半點關係就不會有事了……」雖然強忍著,但是羅維諾的聲音還是帶著一點哭腔:「我只是想見愛麗絲一面就發生了這種事情……再討厭的訓練我都接受了,我還是沒有好好保護她……難道我真的只能跟她斷絕來往嗎!?」


把愛麗絲託給羅德里赫的那一天,愛麗絲哭著叫哥哥不要走,他忍住眼淚的離開了。


他奔波在法國、德國還有西班牙,每次還沒調完時差就在烈日下咬牙苦撐訓練時,唯一能支撐他的就是保護愛麗絲的念頭。


即使受傷、生病,他也只希望自己趕快痊癒再爬起來戰鬥。


「我也想好好看著愛麗絲成長啊……」


他還是沒能守護好她。


「……羅維諾,」羅德里赫坐到他的旁邊,輕輕的拍了他的肩:「我希望完成老瓦爾加斯先生的囑咐,讓你們各自選擇最好的方式來長大,如果你真的想完全脫離那一塊我也不是沒有辦法……我再問你一次,你想要跟愛麗絲一起過著正常人的生活嗎?」


「……就算我想,我自己也不允許。」羅維諾沉默了一下才繼續開口:「瓦爾加斯是爺爺留下來的……我不會就這麼放過貝爾那多那個搞亂秩序的混蛋!」


「你的決定是……?」


「……我會告訴愛麗絲,明天一早就離開。」


「真是……」羅德里赫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露出微笑:「你很堅強,我不會阻止你……愛麗絲就放心的交給我吧,我答應你絕對不會讓愛麗絲受到任何傷害。」


「謝謝你,羅德里赫。」羅維諾也露出笑容:「真的。」


「大笨蛋先生……等等早點休息吧。」


「嗯。」


*


羅維諾自己撐著枴杖走到了樓上,快速的訂完機票、洗個澡換掉一身有些破了的衣服之後,走到愛麗絲的房門前輕輕的敲了敲。


「請進。」


羅維諾輕輕的推開了門,四周擺著娃娃裝飾,以淡粉色為主的房間映在他的眼裡。


愛麗絲身上套著棉質的上衣和短褲,看見羅維諾後一臉焦急跑過來扶著他坐下。


「我明天就會回去義大利。」羅維諾開口的第一句就是這個。


「……是嗎。」愛麗絲拉了自己書桌前的椅子坐上去,深吸了一口氣:「哥哥,告訴我全部的事情。」


「……妳真的想知道嗎?」羅維諾嚴肅的看著她:「就算以後我完全跟妳斷絕聯絡也沒關係?」


「我想要知道……只要是關於哥哥的事情。」愛麗絲的眼神很堅定,直直的盯著他。


羅維諾也很坦白的說出了大部分的事情,除了莫妮卡的身份沒講還有模糊掉還有貝爾那多的事情以外。


「所以……哥哥要繼承爺爺的產業嗎?」愛麗絲聽完了所有話,表情也算不上是好看。


「沒錯……所以,愛麗絲妳以後就當沒有我這個哥哥,不要來找我或跟我聯絡。」羅維諾硬是站起身,走向房門:「妳不用擔心錢的事,我會交給羅德里赫的。」


「哥哥!」


「就這樣了。」羅維諾忍住腿傷帶來的疼痛,露出微笑:「晚安,愛麗絲。」


「等等!哥……」


羅維諾像是逃跑一樣快速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舉起水杯就吞了幾顆止痛藥。


「哈……嗚……」羅維諾整個人倒在床上,抱著自己的小腿:「可惡,不過就是個小傷而已……可惡……」


比起腿上,自己胸口現在難以平息的疼痛才更讓他難熬。


愛麗絲剛剛露出了傷心的表情啊……


「混蛋……」


我真是個大混蛋。


*


連隔熱紙都貼得密不透風的黑色轎車停在一個看起來像是普通住宅的地方。


羅維諾和兩個手下下了車,立刻被坐在前院搖椅上的婦人請到屋內。


在不算太小、有著溫馨擺設的空間裡,一群穿著西裝的人顯得格格不入。


「羅馬諾,你來啦!」安東尼奧拿下墨鏡,提起手上的番茄:「俺今天早上才採的,一起來吃吧!」


「好……亞瑟那傢伙還沒到啊?」


「還沒喔……」弗朗西斯用手機檢視著交易資料,一邊說著:「他說塞車會稍微晚一點。」


「……」基爾伯特罕見的也用著嚴肅的神情看著手上的紙本,並轉向一邊對部下交代了幾句。

門快速的被打開。


「抱歉,來晚了……」亞瑟走到位子坐了下來:「你們開始分了?」


「還沒,正在等你呢……」安東尼奧拍了一下手:「那麼,我們來擬定作戰計畫吧……羅維諾。」


羅維諾從西裝的暗袋內拿出了一張大樓的透視圖,指著頂樓:「這是我手下的人探出來的大樓地圖,明天貝爾那多跟幾個干預我們生意的混蛋會聚在一起開會,我們可以趁機一網打擊他們……全部處理掉。」


「可是……警備肯定也更複雜才對。」亞瑟指著地圖思考了一下,並在幾個比較像是岔路中心位置的地方用鉛筆畫上圈圈:「這幾個地方,大概不是有監視攝影機就是有守衛,他們雖然偽裝成普通公司,但是直接動手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吧?」


「的確,所以我們才要討論。」安東尼奧接過筆畫出路線:「我認為這幾條隱密性比較高,雖然有些地方可能還是會遇見人……」


「那麼,哥哥我去跟有交情的運輸公司先借個制服,等等回來。」弗朗西斯拿起電話走去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說著。


「那我就配合制服的樣式準備一點軍備。」基爾伯特拿起自己隨身攜帶的筆記本記著想到的清單。


「不過如果可以,俺還是希望在不要被發現的情況下呢……」安東尼奧露出苦笑:「畢竟啊,比起基爾跟眉毛的體術還有鬍子丟飛刀的技術,我比較會用不方便帶著的武器呢。」


「可是帶太大個太明顯了……除了手槍,恐怕能帶的大部分都是暗器吧……」亞瑟想了一下:「或許還要準備畢必要的時候用的簡易型注射劑止痛藥比較好……」


「kesesesese……安東,你明明光拳頭也可以把人打得很慘還好意思這麼說。」基爾伯特收起筆記,表情滿是狂妄:「還有本大爺一把教出來的羅維諾呢!就算是被圍住,本大爺也不覺得會無法離開!」


「說的也是……」亞瑟看了一下羅維諾:「腿也沒有甚什麼明顯的後遺症吧?」


「畢竟都一年了,除了疤以外感覺也還好。」


「會議開始時間是十點半……那麼我們明天早上十點開始行動。」基爾伯特看了一下手錶:「大概早上八點到這裡分配裝……

「等等!基爾伯特先生。」剛剛站在旁邊的一個應該是他部下的青年發話了:「如果只是要解決某個人的話,叫手下去暗殺不就行了?為什麼幾位大人要親自出馬呢?」


「給我閉嘴!托畢亞斯。」基爾伯特用紅色的眼睛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這可不是你該問的事。」


「有什麼關係呢?他敢問就很有膽量了。」羅維諾走到看起來年紀比他大的青年眼前,若有所思的看著他:「我問你,你有家人嗎?」


「……有。」


「感情好嗎?」


「還可以吧……」


「那麼假設……」羅維諾把小刀轉向他的方向,張開雙臂:「你的雙親都被我害死了,而我毫無防備的站在你的面前,你會就這麼刺上來?還是就這麼算了?」


「我……」托畢亞斯驚慌的看了一下刀子,沒有接下來:「會刺上去吧?」


「這就對了!我想要自己替被害死的爺爺報這個仇,你家上司只是來幫我的,懂嗎?」羅維諾靠在他的耳邊,把刀子收了起來:「不過我跟你不一樣,不會等著別人張開弱點來給我刺,我會自己突破……還有,下次失言要小心不然可能會害到你最親愛的家人也不一定囉。」


「哇啊!」


青年害怕的後退了幾步,羅維諾則是一臉微笑的走回位置。


「羅維諾,你說了什麼……」弗朗西斯剛好回來:「為什麼小夥子一臉害怕啊?難道你被亞瑟的不良傳染了嗎?」


「我才沒有,混蛋。」


「喂鬍子你給我說清楚啊baka!」


「好啦好啦!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吧。」安東尼奧露出招牌的陽光笑容:「今天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啊啊……」基爾伯特玩著手上的肥啾:「說的也是,今天就先回去了吧。」


*


「愛麗絲?」櫻看著坐在對坐的恍神的愛麗絲,揮了揮手。


「啊……嗯,沒事。」愛麗絲回過神來,露出了平常的微笑:「我只是在想晚餐會吃什麼而已。」


「我們現在就在點心店了妳還能想吃的……」莫妮卡拿著湯匙挖了一口聖代:「對了,今天順便帶盒泡芙回去好了……」


「欸?莫妮卡不是不喜歡吃點心嗎?」愛麗絲有些疑惑:「除了冰淇淋以外的。」


「今天我哥要來……為了防止他在我房間裡玩得太超過。」莫妮卡滿臉無奈。


「好辛苦呢……」櫻一邊吃著和果子:「吃甜食好幸福!」


「對了,愛麗絲妳哥好像也來了。」莫妮卡:「好像是要開會的樣子。」


「哥哥他也是嗎?」愛麗絲皺起眉頭:「但是我答應不能見他……」


「妳放心吧,我今天一定讓妳見羅維諾哥。」莫妮卡拿起手機打字,打開螢幕:「讓我叫無可救藥三人組帶來吧。」


「我沒關係啦……妳好好跟基爾哥哥聚一聚吧。」愛麗絲勉強的扯出一個微笑。


「嗚……嗯?哥哥打來了?」莫妮卡按下發送鍵的時候,基爾伯特的電話立刻打了過來:「我接一下喔。」


「好的。」


「ve……」


「喂?哥哥?」莫妮卡一接起來就是基爾伯特的大喊:「什麼!?嗯……她在……好。」


「找妳的!」莫妮卡順手把手機遞給愛麗絲:「快接!」


「欸?」愛麗絲拿起電話:「喂?基爾哥哥?」


「愛麗絲!」


電話的那一頭充滿各種說話聲,讓她有點難聽清楚。


「什麼?」愛麗絲又問了一次。


「羅維諾他在醫院!快點過來!」基爾伯特報上一間醫院的名字就掛斷了電話。


「莫妮卡……我哥哥他……」


「我知道,我們現在去招計程車過去!」莫妮卡轉向另外一個人:「小櫻,妳就先回去吧!路上小心喔。」


「好……妳們快去。」


*


莫妮卡拉住幾乎已經慌張的有些手忙腳亂的愛麗絲衝進急診室,快步的閃過人群走向人比較少的第一手術室。


「莫妮卡!」基爾伯特一看見莫妮卡揮了揮手:「這裡!」


基爾伯特、弗朗西斯和安東尼奧三個人穿著一樣的橘色制服坐在門口……不過基爾伯特制服底下露出來的襯衫隱隱約約可以看見暗紅色的血跡。


「哥!你不是說來開會嗎!?」莫妮卡瞇起漂亮的海藍色瞳孔,表情讓基爾伯特背後發麻:「給我老實交代你們做了什麼!」


「等等,莫妮卡……」弗朗西斯一隻手放在她的肩上:「我們會講解的,不過還是先跟愛麗絲說明一下羅維諾的傷勢比較好吧?」


「……」莫妮卡看了一眼神情也很不對勁的愛麗絲,嘆了口氣:「說。」


「羅維諾被我們要暗殺的對象在死命掙扎的時候用鐮刀刺到胸口……雖然羅維諾避開了要害。」一直坐在旁邊的安東尼奧緩緩的開口,表情凝重:「我們有穿防彈衣所以多少緩衝了點,一到熟人的醫院,亞瑟就推著羅維諾進去了。」


「怎麼會……」愛麗絲幾乎是直接跪在地上,哭了起來:「怎麼會……」


「愛麗絲!」安東尼奧幾乎是在同時趕快扶她起來,坐到一旁等候區的椅子上安慰她:「放心,雖然我不想承認,不過眉毛那傢伙醫術很不錯……不會有事情,好嗎?」


「嗯……」


「我先聯絡羅德里赫一聲吧。」基爾伯特走到一旁打電話。


「愛麗絲,給妳看個東西吧?」弗朗西斯拿出自己的手機,按了幾下遞到她眼前。


愛麗絲一邊啜泣一邊看著螢幕,手機正在播放著一段影片。


影片的背景似乎是在酒吧的裡頭,燈光有點黑暗,後頭的木架上裝飾著各式各樣不同年份和酒廠的紅酒。


羅維諾拿著一把吉他坐在木椅上,臉色似乎因為喝醉而有些潮紅。


「喂喂,羅維諾!」基爾伯特沙啞的聲音從畫面裡傳來:「聽說你以前會幫愛麗絲唱搖籃曲?」


「喔……那個啊。」羅維諾露出微笑:「那是偶然間聽到的!歌名就是『Alice good night』,想說剛好就拿來唱了,沒想到我家那個小傻瓜很喜歡啊。」


「俺要聽俺要聽!」安東尼奧拍著桌子。


「真是……一群酒鬼!」羅維諾舉起吉他:「也好,今天老子心情不錯就唱給你們這群混蛋聽吧!」


羅維諾調了一下吉他弦,也沒拿撥片就直接用手彈,唱了起來:


We never travel in time and fix up the sadness

我們無法旅行在時空之中,修補悲傷


You lost your secret rabbit ,  and the guardian around

你失去了那個秘密的兔子,和守護者


Maybe you will feel lost in your dream , don't be scared , it is alright

或許你認為你失去了夢想,不要害怕,一切都會沒事的


Alice good night, good night

愛麗絲,晚安,晚安


like the rabbit and the clocks all around

像是兔子和時鐘圍繞在你身旁


Alice good night , good night

愛麗絲,晚安,晚安


let the sorrow just slowly fade away

讓悲傷漸漸的退色消失


End this way

用這種方式終結


there must be a way, on the aimless ship passing away  

那裡一定會有道路,讓失去目標的船航行


Alice Good night, good night  

愛麗絲,晚安,晚安


just stay in the night

就這樣待在夜中


We never travel in space  hiding your secrets

我們遊走在空間之中隱瞞你的秘密


You always feel alone but, it's ok to feel it

你總是認為你很孤獨,但是你可以承受它的


Maybe we can feel dark after light,  don't be scared , I am here

或許在光明之後你會感覺到黑暗,別怕,我在這


Alice good night, good night

愛麗絲,晚安,晚安


like the rabbit and the clocks all around

像是兔子和時鐘圍繞在你身旁


Alice good night , good night

愛麗絲,晚安,晚安


let the sorrow just slowly fade away

讓悲傷漸漸的退色消失


End this way

用這種方式終結


there must be a way, on the aimless ship passing away  

那裡一定會有道路,讓失去目標的船航行


Alice Good night, good night  

愛麗絲,晚安,晚安


just stay in the night

就這樣待在夜中。


「給我可憐又可愛的妹妹……愛麗絲。」影片的最後,羅維諾蹩扭的撇過頭:「我真希望自己沒有說那些話呢……」


愛麗絲淚流滿面。


本來是想安慰她的弗朗西斯被莫妮卡打飛,拿出手帕:「愛麗絲?」


「我這次……就算他丟下我!我也要追著他!」愛麗絲下定了決心。


*


羅維諾隻身一人在一片黑暗裡頭。


我要死了……嗎?


"哥哥!"


一個孩子的聲音從突然出現的小光點裡頭呼喚著他。


那個熟悉的……聲音……


那不是……


「愛麗絲!」


羅維諾用力的撐開沉重的眼皮,不習慣光的眼睛稍微的瞇了一下。


這裡八成是醫院……


羅維諾試著想要轉頭,但是一切沉重的讓他想要乾脆繼續閉上眼睛就這麼昏過去。


算了,繼續睡……


「哥哥?」一個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聲音打斷他的行動。


愛麗絲漂亮的蜜色大眼就這麼和羅維諾對視著。


「愛麗絲……」羅維諾用氣音說著,眼中卻滿是喜悅,眼淚也不爭氣的滑下臉頰:「對不起……」


「沒關係喔,哥哥。」愛麗絲把額頭靠在他的額頭上:「已經都沒事了,不可以在丟下我了。」


「嗯……」


*


在羅維諾聽說了之前在酒吧的影片被愛麗絲看見之後……


羅維諾:(勃然大怒一邊臉紅)一群混蛋你們都給我妹看了什麼不三不四的東西!


(頭上被砸番茄的)弗朗西斯:我只是想安慰愛麗絲而已……


(頭上被砸番茄的)安東尼奧&基爾伯特:關我(俺)們什麼事……


亞瑟:鬍子混蛋活該!


莫妮卡:(摀臉)不要浪費食物……真是……


愛麗絲:ve……可是很帥氣啊,哥哥。


羅維諾:(撇開頭)當然,我可是你哥……


櫻:這場沒我的事,不要看我。


The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劇情時間都跳得有點快阿.......(吐血

不過我終於寫完了!(我才不是只是想看黑西裝而已!真的!)

裡面提到的歌曲Alice good night是音樂遊戲Deemo裡的一首歌,遊戲裡的劇情也是一對兄妹(略),只是因為剛好同名,就拿來用了

至於為甚麼羅維諾被我寫的這麼妹控......

本家的設定是他對女性很有禮貌啊!對妹妹就不是平常對弟弟的那種任性了啊!!妹妹是拿來疼的!

(費里西安諾:QAQ)

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個人!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