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Dreams】Endless dreams(完結)

全員國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相關系列請走最底端連結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頭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一天,我明明知道了你不誠實,卻還讓你推開了我。


這一次,讓我去找你。


羅維諾。


*


「來了!」本來正在廚房做司康餅的亞瑟急忙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跑去應門。


「啊……是你啊,安東尼奧。」


亞瑟愣了一下,安東尼奧穿著一身黑色的正裝,明顯不太對勁……明明平常這時候就會先送上一拳了。


「亞瑟,俺有事情想拜託你。」安東尼奧立刻彎下腰:「算俺求你……」


「等等啊!先進來吧。」亞瑟讓開路:「有什麼話,先坐下來喝杯茶冷靜一下再說,你的樣子很糟糕。」


「啊……抱歉,最近狀況的確不是很好。」安東尼奧把外衣託下來順手掛在進門的地方,跟著跟著亞瑟走了進去。


亞瑟替他泡了杯紅茶,順勢也坐了下來:「冷靜點,你要拜託我什麼?」


「亞瑟……俺想拜託你,讓俺救回羅維諾。」


「救回……啊啊,那傢伙已經消失了呢。」亞瑟想了一下:「你為什麼覺得我可以救他?」


「因為你不是會一些魔法嗎?也有一些妖精朋友……俺認為這種事情只有你有辦法……」


「安東尼……」


「俺……」


「安東尼奧!」亞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打擾死者是不被允許的再說了,妖精可做不到……如果是這種無聊的事,我可敬謝不敏。」


「等等……」安東尼奧的神情明顯有些慌了,跪倒在地上:「拜託你,亞瑟……如果沒有羅維諾俺也活不下去了……」


「……我可沒有辦法,你請回吧。」


安東尼奧沒有起身,只是繼續跪著。


「……可惡!真是夠了。」


亞瑟扶他站起來:「雖然我有方法,可是那不是百分之百會成功的,和曾經是神的那幾個傢伙交涉,也不是這麼容易……即使要求你要取悅『舊日支配者』,你也要試嗎?」


「俺願意試!」


「那麼……反正我也要準備一些東西,我就跟你約後天晚上吧。」亞瑟指著安東尼奧:「在你家,替我準備個打地鋪的東西。」


「嗯,知道了。」


*


「拿去!這個。」亞瑟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偏方三八面體交給他:「如果你有所覺悟了的話,把它墊在枕頭底下……進入夢境。」


「欸?只要睡覺就好了?」


「怎麼可能!」亞瑟皺起眉頭:「你要進去幻夢境,去找一個叫做塔維爾·亞特·烏姆爾的傢伙,只有他有辦法幫你……或是找到奈亞拉托提普,他應該知道關於幻夢境的一切。」


「塔維爾·亞特……什麼?」安東尼奧抽出一張紙,寫了下來:「名字好長!」


「你沒資格說人家,安東尼奧·費爾南德斯·卡里埃多……這是拉丁文相似的發音,所以你直接用西班牙文記就好了。」亞瑟說著說著又打斷了他:「還有,除了剛剛那個信物其他東西你都帶不進去不用寫了用記的……對了,要告訴你怎麼反擊才行。」


「……什麼意思?」


「除了人類、有點奇怪的貓咪以外,大多都是具有攻擊性的生物……甚至可以說以我們『國家』的角度來看也可以被稱做怪物的生物。」他用纖細的手指敲了敲桌子:「不過,那裡是夢境……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只要你的想像力夠豐富的話……」


「意思是,俺也可以憑空變出武器和必需品對吧?」


「是,只不過需要耗費一點你的精神力,所以千萬不要用過頭。」


「知道了,還有什麼注意事項?」


「進入夢境之後,你會看見一個往下的樓梯,走七十階會遇到兩個守衛,只要給他看信物就可以繼續,再走七百階你會看到一扇門,門的後頭是一個叫迷魅森林的地方……如果你到達了森林,千萬不可以過夜直接前往看見的那座城裏找人,遇到任何東西盡量避戰,要打也不可以變出超過中世紀的武器。不然一旦夢境中的你發生了什麼事,你就再也不能進去裡頭,我也沒有別的方法了……知道了?」


「好……那麼你今天要待在這裡嗎?」


「是啊……」亞瑟嘆了一口氣:「雖然很不想,不過我得在旁邊看著才行。」


「所以你要看著俺睡覺嗎?」安東尼奧皺著一張臉:「俺怎麼可能睡得著!感覺好……」


「給我閉嘴!你以為我想啊!?」


「……」


「……去替我搬套被子出來啊笨蛋!」


*


在帶著亞瑟到了自己的房間裡之後,安東尼奧鑽到了自己睡覺的地方,亞瑟則是捲著被子坐在床旁擺著的凳子上頭。


「話說回來,你房間裡還真亂。」亞瑟看了一眼被隨意堆在一角的衣服小山還有擺滿各種文件凌亂的桌子:「真看不出來你是個這麼隨便的人。」


「俺最近沒有甚什麼心情整理呢……」安東尼奧苦笑了幾聲:「果然,俺……放不下呢……」


「我認識的你可不是這麼多愁善感的人……不,仔細想想,是因為以前大家總是打打鬧鬧,所以感情才沒這麼好吧?」


「也是,畢竟俺們隨隨便便就認識了上百年,久了自然也不算陌生吧……不過俺們之間的感情,卻還是有一部分是被人群的意識控制著……」


「……這也沒辦法,不過卻也很矛盾。」


「欸?」


「不然,你想讓羅維諾復活,難道是你家人民的意志嗎?」


「說得也是呢……抱歉,這話題太沉重了。」


「我沒關係,早點休息吧。」


或許是真的太累了,又或許是身旁有人而多了一份安心……安東尼奧閉上眼睛模模糊糊的睡著了。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四周是光微微照亮的虛無,而他站在一個往下是長長的、通往光源的道路上頭,往上是沒入一片詭異黑暗的地方平台。


這就是亞瑟說的幻夢境了吧。


安東尼奧全身上下只有早就穿著的睡衣和手上緊緊握著的信物。


他把信物收進自己衣物上面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出現的暗袋,就小心翼翼的踏著樓梯往下走。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


這個空間,完全沒有聲音……沒有生物……他就像是要讓自己趕快逃離這裡似的加快了腳步。

他的目標,自始至終只有一個。


七十階說長其實也不長,如果專心的注意在走路這件事情上的話,感覺就只是一瞬間而已。


他走到了光源所在的地方,那裡並不只是光……那是個岩漿流淌四周的炎熱洞穴。


洞穴的門口站著兩個披著黑色斗篷的人,他們的帽子拉得很低,就算是蹲下來應該也無法看見面容,只有嘴而已。


「你有通行證嗎?」其中一個開口:「沒有的話就靜止進入。」


「俺有。」安東尼奧把信物拿在手中,遞給兩人看。


「……的確是奈亞大人的證明。」兩人讓出了路:「你請過吧。」


「對了,俺可以順便問你們一件事情嗎?」


「……要看你問什麼。」


「俺想問問你們知不知道奈亞的位置?」


其中一個穿著斗篷的人點了點頭:「好像有客人到來,所以奈亞大人在樓梯盡頭的迷魅森林。」


「俺知道了,真的很感謝你們。」


跟守衛道別了之後,安東尼奧又繼續的往下走。


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岩漿還是什麼的原因,接下來的樓梯有些崩壞,甚至有一部分需要用跳的才能過去。


「天啊,這裡實在是有點舊啊……」


他延著看起來沒有盡頭的道路一直走一直走……


當偌大的黑色鐵門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其實他已經有點喘了。


依照亞瑟大略告訴他的位置,只要打開門應該就離得不遠了。


他用盡全力推開身高比自己還高、十分沉重的鐵門。


出口的位置,看起來像是連接到山上的某個洞口,一望而出的,是連綿的山巒和稍微混著像是紫藤花一般粉紫色的樹林。


「好漂亮……」安東尼奧不禁脫口而出,眼前的景色跟他所知道的任何花祭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


如果可以,他真想拿杯酒來賞花……


「不好意思,可以借過一下嗎?」一個男人的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你擋到出口了……」


「啊!抱歉!」安東尼奧讓出道路,一邊道歉。


眼前的人高高瘦瘦的,穿著很長的白紗袍還罩著顏色很深的面罩,連眼睛都沒有露出來……只能從聲音知道大概是個男人而已。


「沒關係……這位先生,你沒有來過這裡吧?」男人看了一下樹林:「你是不小心闖進來的嗎?」


「不是……其實俺是想要來找人的……」


「來這裡嗎?」男人點點頭,思考了一下:「看在我們算是有緣的份上,順路的話我可以替你帶路……你是要去哪裡呢?」


「俺想找的人,是奈亞大人……你知道嗎?」


「喔喔,奈亞嗎?」男人指著森林:「正好我也要去找他,不如我們就一起過去怎麼樣?」


「可是,聽說森林晚上會出現魔物……還是俺們先在這裡留宿,明天一早在進去吧?」


「嘛……進去也不要緊,不過留宿也沒有關係。」男人憑空變出了露營用的毯子和幾種簡單的乾糧:「反正很有趣,我們就先準備生火吧。」


男人並不是外表看起來的那麼文弱,他四處撿了乾草堆和石頭就在安東尼奧搭帳篷的時候升起火來了。


用木棍掛在火堆上頭的鍋子煮著簡單的蔬菜湯,安東尼奧和男人則坐在火邊啃著乾糧。


男人即使在吃東西也並沒有把面罩拿下,甚至連嘴巴都沒有露出來,安東尼奧雖然覺得奇怪,但是也沒有要開口問的意思。


搞不好人家是有苦衷的嘛。


「啊,對了……我們還沒有自我介紹呢。」男人拿出面紗下的麵包:「我的名字叫做朱利安諾,姑且是個學者。」


「俺是安東尼奧……工作啊,政務官一類的吧……」安東尼奧猶豫了一下,他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職位。


「你的存在很有趣呢……你不是人類吧?」朱利安諾猶豫了一下:「雖然有著人類的外表,不過這個感覺……莫非你是『國家』?」


「欸!?你居然知道俺們的存在嗎?」


雖然說不是完全沒有,不過知道「國家」具有個體和精神意識的人可以說是曲指可數。


「是呢,其實我跟亞瑟先生有些交集……不論你是哪一位,國家大人為什麼會來到幻夢境呢?還來找奈亞……」


「俺問你,你認為我們會擁有自己的感情嗎?」


「何嘗不可?」男人輕聲的笑了:「現在在你身上的感情就是你的,也沒有別人可以體會到了吧?」


「的確……我們也像人類一樣,擁有自己的意識、情感。」安東尼奧伸手攪了攪湯。


「那麼,你是來找回失物的嗎?」


「嗯?你怎麼會這麼說?」


「啊不……只是……」朱利安諾慌張的揮了揮手:「總覺得,你的眼神,像是失去了什麼……」


安東尼奧猶豫了一下:「的確是少了什麼……所以俺才會來找奈亞。」


「可是,奈亞並沒有辦法替你找回東西喔。」朱利安諾微微歪著頭:「而且,若是想要,你現在運用夢境的力量變出了不就好了?」


「其實俺剛剛也試過了……」安東尼奧露出苦笑:「果然不行呢……」


「是嗎……真是可惜……」


*


安東尼奧和朱利安諾兩人輪流守夜,眨眼間曙光就從連綿的山脈間透出,守上半夜的安東尼奧被朱利安諾叫醒,簡單的刷牙洗臉後兩人就上路了。


進入了樹林,要不是跟在朱利安諾的後頭,他跟本就搞不清楚方向。


染著紫紅色的葉片輕輕的飄落,就像是本田菊家的櫻花盛開的美景。


他也曾經想和羅維諾順便出國去日本兩個人欣賞那片景色,無奈自己一直都抽不出身……


然後羅維諾就瞞著安東尼奧自己的身體狀況一聲不吭的離開了。


然後他就這麼的消失了。


即使是現在,安東尼奧心中也只有滿滿的懊悔。


費里西安諾一五一十的告訴他的時候,是在羅維諾的喪禮上頭。如果分開的時候,在強硬一點的把他留下來……至少羅維諾肯定會好過一點,也不會留下那句染上了水漬的「Te amo(我愛你).」……


「安東尼奧,我們到了。」朱利安諾停下腳步。


眼前像是被特地清出來的一片空地裡,擺放著石製的長桌跟椅子,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點心和茶具。


「你來了啊!」一個黑髮黑瞳、外貌不俗的美女穿著黑色的長禮服,露出微笑的走了過來:「我特地拜託了zoog們準備了好酒……本來以為你會跟往常一樣提早過來,沒想到這次挺準時的。」


「別挖苦我了,奈亞……這次我可是替人帶路啊。」朱利安諾苦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後的安東尼奧:「這位是找你的。」


「你好啊,是叫做安東尼奧對吧?」女性走到了安東尼奧的眼前,提起裙擺打了招呼:「我是奈亞,奈亞拉托提普。」


「你好,俺聽說你知道塔維爾·亞特·烏爾姆的位置……」


「欸?」奈亞轉身盯著朱利安諾:「我有跟你說吧?說是亞瑟的友人……」


「我知道啊,不過因為很有趣我才沒說的。」朱利安諾笑了一下:「抱歉,我修正一下,我是塔維爾·亞特·烏爾姆,也有人稱呼我太古的永生者……不過我認為這並沒有這麼重要。」


「欸!?你就是俺要找的人嗎?」


「說實話,我也只聽說亞瑟的友人要找我,其實我也什麼都不清楚……」他笑了笑:「一邊吃一邊說吧。」


「我說你啊……我行我素也要有個限度。」奈亞嘆了口氣:「也是,既然都來了,那就坐坐吧。」


*


「……所以,羅維諾消失了。」比起明顯在大吃特吃的塔維爾,安東尼奧根本連水都沒有動的認真講事情。


「所以,你希望他能夠再次出現,是嗎?」奈亞轉了轉手上拿著的金屬酒杯:「怪不得亞瑟要我找塔維爾過來,因為他是生死之門的守護者……」


「生死的……」安東尼奧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吃貨,皺起眉頭:「這家伙!?」


「別看他這樣,他的實力好歹也算是唯一一個夠格排名在主神大人後頭的神喔……雖然是個奇怪的傢伙。」


「喂!你們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說我怎樣怎樣的!很過分喔!」


「因為這是事實啊。」奈亞露出微笑。


「奈亞你別火上加油!安東尼奧你也別一臉關愛的眼神!」塔維爾放下手上的食物:「我說認真的,你真的想帶他回來?」


「這不是當然的嗎!?他可是我的戀人啊……」


「如果,我要你付出代價,你願意嗎?」


「當然,就算是俺的命也……」


「也無所謂,是嗎?」塔維爾稍微吸了一口氣:「我的代價是你所有人民的性命,你不會死。」


「什麼!?」


「你的愛人將會復活……你的人民將會死去……而你,將永遠的活在愧疚和贖罪之中,永遠。」


「俺……」安東尼奧明顯猶豫了。


如果只要他自己是沒關係……可是如果扯上了人民,這就不是他可以爽塊答應的事情。

他很希望羅維諾……


「怎麼樣?能接受嗎?」


「……俺要拒絕。」


「……欸?」塔維爾沒有什麼反應,倒是奈亞很驚訝:「你不答應嗎?明明犧牲的不是你啊。」


「嗯,俺不答應。」安東尼奧露出苦笑:「俺可是親分啊,如果沒做好榜樣可不行啊……再說,羅維諾肯定不希望這樣的。」


「不能後悔了喔?就算以後你找亞瑟拜託我,這件事也不會有別的結局了。」


「嗯……」安東尼奧咬住牙,低頭掩飾早就一湧而出的淚水。


他想救羅維諾……


但是他卻沒有能力……


「……至少,讓你們見一面也是可以的。」塔維爾走到他的眼前,用雙手輕輕的蓋住他的眼睛,講了一段不屬於任何語言的話語:「閉上雙眼吧,安東尼奧,絕對不能睜開。」


他乖乖的照做。


「安東尼奧?」眼皮上的觸感消失了之後,一個很懷念又很遙遠的聲音叫喚著他:「你怎麼在這裏!?」


「羅維諾……」他並沒有張開雙眼……但是這個聲音他絕對不會認錯:「俺……」


「真是,你一個大男人哭成什麼德性啊……」有些微涼的手輕輕撫過他的眼角,替他擦去淚水:「別哭了……你也知道我不會哄人的吧?」


「羅維諾……羅維諾……」安東尼奧大概抓了距離,用力抱緊眼前的人那熟悉的身軀:「對不起……俺沒有辦法帶你回來……」


「我看見了……你的選擇是正確的。」他懷中的人也回抱了他:「我才該道歉吧?一聲不響的消失,對不起了。」


「俺才不介意……」


「不過,我的心永遠在你的身上……不論是那句te amo,或是我的愛情都是。」羅維諾輕輕的推開他:「現在,我該回去了……我答應你,我會待在離你最近的地方看著你的,好嗎?」


「嗯……」


安東尼奧在自家戀人的懷中昏了過去。


*


「歡迎回來。」羅維諾張開的第一眼正好和坐在床邊的亞瑟對到眼。


安東尼奧緊緊的抱著他,他耗費了一番力氣才下了床。


「既然亞瑟和剛剛的那個面紗男都在,那麼肯定是你們幫了那個笨蛋一把吧。」羅維諾微微的欠了身。


「有注意到我啊……帥氣的小伙子。」塔維爾笑了笑,從角落走了出來。


「我想問你……」羅維諾瞇起漂亮的綠色眼睛:「你有取走什麼代價嗎?」


「並沒有喔……」塔維爾走進亞瑟:「畢竟我早就拿到了亞瑟給的報酬,讓你回來只是我覺得很有趣而已……真的要討,也是亞瑟討吧。」


羅維諾看著亞瑟,亞瑟聳了聳間:「之後我再找安東尼奧要吧……」


面紗男揮了揮手:「羅維諾,你記得你的夢境吧?」


「奈亞拉托提普……」


「如果你要,我也不是不能夠消除你們的記憶……就讓這件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嗯……不過我的請不要消去……」


「嗯?」塔維爾似乎有些訝異。


「我想要記住,當成一個警惕。」


「喔……我知道了。」


「那麼,我們也該告辭了。」亞瑟折起披在身上的棉被,放到一旁:「我們走吧,塔維爾。」


送走了兩人之後,羅維諾又爬回安東尼奧的身邊。


再睡一下好了……


*


安東尼奧被叫醒來之後,羅維諾一如既往的去準備早餐,他則坐在餐桌前看著自家戀人忙進忙出的背影。


看著看著,他就走到羅維諾後面用雙手抱著他的腰。


「你做什麼!?混蛋!」


「羅維諾,我愛你喔!」安東尼奧露出傻笑回應戀人的怒顏。


「……」羅維諾放下鍋鏟轉身,對著嘴唇就親了下去。


「Ti amo.」


*


哪一個世界,才是你所期望的現實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完結撒花~

這一篇是我的文章—Te amoDreamless dreams的後續,時間軸上是Te amo先,後面兩篇是夾雜在一起的。

以RPG遊戲來說,這篇才是真正的true end,也是真的說明。

內含coc要素,有興趣可以去找找……(如果有興趣但是無法接受異形之類的人查查文字資料就好,不然看到圖片可能要san check了。)

最後,再次感謝大家的觀看!

神明大人是很任性的喔!


评论
热度 ( 18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