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故事

(不要懷疑,標題就是-故事-這兩個字!)

私設神/聖/羅/馬的名字叫做麥錫米特。

(因為我有點懶得打/,所以就先這樣)

(推薦BGM:美麗之物)

ooc有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麥錫米特消失之前,是基爾伯特在照顧他。

他們兩個在差不多的時間上出生,又同為日耳曼民族,還曾經被同一個君王統治,要說看似是兩個國家但是又分離不斷的緣分讓他們情同手足。

「基爾伯特。」臥病在床的麥錫米特看見了來者淡淡的露出笑容。

「嗯……有好一點嗎?」

雖然說基爾伯特平常總是吵吵鬧鬧的,但是在小地方卻總是細心到不可思義,甚至讓麥錫米特有種基爾伯特平常的折騰簡直像是假的一樣。

「不……我應該撐不久了吧。」麥錫米特拿起湯匙喝了一口基爾伯特放在托盤上遞來的熱濃湯:「剩下東/羅/馬部分的我只能夠在你和羅德里赫的蔽護下苟且偷生,能夠撐到現在也不錯了……拿破侖也已經快要打過來了不是嗎?」

「我一定會幫忙反抗的……」基爾伯特有些焦急的說著:「你不能夠這麼輕易的消失!本大爺可不允許!」

「基爾伯特……」麥錫米特放下手上的湯匙:「我不會放棄的……我想要跟那個孩子見一面,不管有多痛苦、多難受,我還會繼續撐下去……」

「……你如果想要見費里,為什麼不去見他呢?」

雖然知道費里西安諾是男孩子,而且麥錫米特還暗戀他,不過基爾伯特擔心他知道了以後會失去生存的意志力,所以他和每一位來訪的客人都不曾說出這個事實。

話說,羅德里赫那傢伙好像也誤會了?

算了,管他的。

「因為我還沒有完成那個約定。」麥錫米特看著房間角落的地板刷:「我還沒有強大到可以笑著去見那孩子。」

「……」

「基爾伯特,我想拜託你一下……」他靜靜的把托盤推了回去,埋進棉被裡:「我想聽個故事。」

「當然可以,本大爺可是最會說故事了!」基爾伯特在臉上硬是擠出了一個有點難看的笑容,讓麥錫米特不禁笑了笑。

「那我來說說,星辰草的故事吧。」

從前從前,有一名騎士和少女。

騎士為領主解決了不少事情,頗具威望,而且長相十分英俊,是村裏人人想要的夫婿。

少女是一位醫生,總是為村裏頭的人看病,被村人稱做是聖女。

兩人很恩愛,村裏的人也十分看好,不久後他們就互許終身,成為了夫妻。

沒想到,邊境卻在此時傳來了敵國攻城的消息。

戰事將近,騎士理所當然被領主要求帶著援軍前往戰場。

騎士不捨離開他才剛新婚不久的妻子,帶著她前往自己種出的一片美麗的藍色花田。

"這是我本來打算生日時送給你的禮物……宛如星辰一般的花海。"他說。

"我被派去戰場了……如果我沒有回來,為了你的幸福,請你忘了我吧。"

騎士在隔天離開了。

他的妻子天天以淚洗面,靜靜的守候在花田,等待著那個人的歸來。

「在她死後,星辰草又被人們稱做了『勿忘我』……哎呀……」基爾伯特注意到了已經睡著了的麥錫米特,只是替他拉好了被子就離開了房間。

*

「哥哥,最後他們也算是在一起了吧。」小小的路德維希躺在軟綿綿的被窩裡面,有點高興的看著基爾伯特。

「嗯?」

「兩個人都到了天堂的話,他們就可以見面了吧?」

「……是呢,阿西。」基爾伯特露出苦笑,摸摸他的頭:「他們的確在星星交會的天上相見了呢……」

只是現實中的麥錫米特並沒有來得及表白自己的心意,帶著許多遺憾的消逝了。

—哪,基爾伯特……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麥錫米特的聲音在他的腦中迴響著……在堅強的他消失之前,唯一一次淚流滿面的請求。

對了,他還沒有……

隔天一早,基爾伯特就把路德維希託在上司那裡,自己跑到了羅德里赫家敲門。

「來了!」一個輕快的聲音傳了出來,門被輕輕的推開了。

「好久不見啦!小費里,我來玩了。」

基爾伯特看著如今已經長成弱氣少年的費里西安諾,打了招呼。

「基爾哥哥!」費里西安諾露出天真又可愛的微笑,讓開了路:「請進吧!我先去準備茶水。」

「麻煩你了……小少爺在哪?」

「他跟伊莉莎白姐姐一起在整理琴房,我幫你去叫他們出來,你先去客廳……」

「本大爺要嚇嚇他。」基爾伯特提起手上的紙袋:「這是路上買的pasta,你先拿去客廳邊吃邊等我們一下……」

如他所料,費里西安諾開心的抱住pasta跑走了……

熟悉路徑的基爾伯特快步走到琴房推開門:「小少爺!」

房間裡拿著布在擦著櫃子跟鋼琴的兩人抬起頭,明顯被嚇了一跳。

「大笨蛋先生!」

「喂!基爾伯特你在做什麼啊!?」

「kesesesese!好久不見。」基爾伯特走進房間,輕輕關起了門:「最近過得怎麼樣?」

「很好,如果沒有某人突然嚇我的話。」伊莉莎白嘆了一口氣的露出微笑:「要來怎麼不先說一聲呢?說了我就有時間準備東西接待你了。」

「就是說啊……甜點好像也吃完了。」

「哎呀真是抱歉,是因為昨天跟阿西說故事的時候臨時起意的……」基爾伯特搔了搔銀白色的頭髮,露出苦笑的表情:「我要去祭拜麥錫米特,想問你們要不要一起去……如果人多一點,或許他也會很高興。」

「……是嗎,我知道了。」羅德里赫點了點頭:「那就三天之後吧,費里西安諾要出去找羅維諾,我們就趁著那時候一起去。」

「知道了。」

「伊莎,你先去找費里。」羅德里赫打開房門,用眼神示意著要基爾伯特跟來。

「小少爺,你想帶我看什麼不能讓小費里看見的東西嗎?」

「……不是不能讓他看見,不過我要跟你說的話不行被聽到。」

羅德里赫小心的推開另一扇房門,裡面放滿了各式各樣大小不一的畫。

但是,正面牆上掛著的那副,讓基爾伯特瞪大了眼。

「這是……小費里畫的?」

畫裡面的麥錫米特拿下了總是帶著的黑色帽子,露出一個他不曾見過的溫柔笑容。

「是啊……」羅德里赫低下頭:「其實,他早就問過我了『神/聖/羅/馬/帝/國消失了,那麼麥錫米特還活著嗎?』這種問題……基爾伯特,我們真的不能告訴費里西安諾嗎?」

「小費里是認為,搞不好奇蹟會發生,那孩子會做為一個地區活下來嗎?」基爾伯特皺起眉頭:「我也想讓他活下來……但是一旦國家的體制瓦解,連在人們記憶之中的存在也漸漸失去的時候,就是我們必需要消失的時候。」

「……」

「我救不了那個孩子,所以遵守和他的約定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請不要告訴那孩子我消失的事情……那孩子很善良,善良到即使我是陌生人也會替我難過。

—我只要……被忘記就好了吧。

—基爾伯特,請替我見證那個孩子的幸福。

*

「……哥,哥哥。」

基爾伯特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路德維希表情很凝重:「哥哥你平常總是很專心的在開會不是嗎?今天怎麼睡著了?」

「因為……不,昨晚寫日記寫太晚了吧。」基爾伯特正巧注意到旁邊的三人:「你們也還沒回去嗎?」

「你在說什麼啊小鳥混蛋,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去喝酒嗎?」羅維諾不耐煩的摸著手上的肥啾。

「就是說啊……不過小菊你不能喝喔。」費里西安諾轉身認真的說著。

「在下明明已經是個爺爺了……」

「真是的又在說笑話了……」

基爾伯特看著和樂融融聊起來的幾個人,還有笑得很開心的費里西安諾。

我會替你好好看著的……你放心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論普爺變成伊廚的原因。

歡迎來到解釋時間!

先說,在這裏的路德不是麥錫米特喔。(此文並不適用轉世的設定)

麥錫米特消失前的願望應該看上面能明白:

1.不要告訴費里。

2.希望費里幸福。

勿忘我又叫作星辰草,花語是永恆的愛。

超級應景的!

對了,說到花……騎士的故事,是我自己寫的,所以就當有這麼一回事吧!(被打)

最後來說一下,其實費里並沒有忘記麥錫米特,而且他早就耳聞麥錫米特已經消失了。

但是,他知道身邊的人都特意避開跟他說,他也就沒有追問。

他也曾經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替他哭泣,不過這就不是這篇文章要寫的範圍了。

順帶一題!地板刷還在芋兄弟家裡!

(謎:這很重要嗎!?)

我很想吐嘈那個地板刷啊!你知道我忍多久了嗎(つД`)!我看動畫跟漫畫的時候就很想說了……地板刷也太不方便帶著了吧!

(謎:我不管你了……)

再次觀看到這裡的各位!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