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光與影的安魂曲(光之章)-上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誰來……救我……」

熟悉又悽慘的哭號聲在他的耳邊響起,即使用聽的,他也感覺出了對方的痛苦。

「費里……」

是誰?

「我還……不能死……」

這個聲音,是誰的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我的心好像被利刃割著一樣的痛了起來?

*

「費里,起床了。」路德維希搖了搖旁邊睡得不醒人事的光精靈。

「唔……路德?」費里西安諾緩緩的爬起來揉眼睛,打了一個哈欠。

「等一下要上課了,快點起床。」路德維希站起身來:「對了,你哥寄給你的信我替你放在桌子上了喔。」

「哥哥的信!?」費里西安諾跳下床,順手拿起米白色的信封。

路德維希聳聳肩,順勢就走了出去。

費里西安諾開心的打開信封,裡面是羅維諾好看的精靈文字還有一顆橡樹子:

笨蛋弟弟,好久不見。

雖然偶爾路過有去找你,不過你也已經十年沒有回來我們的家鄉了吧?

沒什麼變化,還是一樣很美……

人類似乎想要掠奪我們的國家,不過大家都很努力的守了下來,因為這樣最近大臣們都乖乖的聽話了!心情真好!

我可是在等著你回來成為祭司的,混蛋!

信上附上散步時撿到的橡樹子,秋天要到了,感冒的話我可照顧不了你。

羅維諾·瓦爾加斯筆。

「ve……」開心得不自覺露出微笑,費里西安諾把信收好,放到櫃子的其中一層。

簡單的梳洗之後,費里西安諾心情很好的哼著小調走到大廳吃午餐。

「王子殿下,早安。」從小到大身為他侍衛的水精靈貝阿特莉絲輕輕的露出笑容問早。

「早安啊~」費里西安諾突然發現少了一個人:「烏巴爾多呢?」

風精靈烏巴爾多原來是羅維諾的親信兼侍衛,但是羅維諾打著『費里根本連反擊都不會』的名義硬是要他一起跟過來,他也只好乖乖的答應了。

明明烏巴爾多都毫不客氣的盯著羅維諾盯到費里西安諾都毛骨悚然了……

「他被基爾伯特大人叫去了,或許等等會一起過來吧。」

「是嗎……對了!貝絲,我今天收到了哥哥的信……」

愉快的度過了吃飯時間,兩人前往基爾伯特的書房。

「請進!」基爾伯特坐在書房的沙發上:「是小費里啊?吃完午餐了嗎?」

「嗯。」費里西安諾用力的點了點頭,一邊伸手捧著飛過去的肥啾:「基爾哥哥呢?」

「隨便吃了點……畢竟有點事情要處理。」基爾伯特指著椅子:「你先坐下吧,我有點事要順便跟你說。」

「嗯?」

「因為我能教的都教得差不多了……所以我跟你哥決定好讓你三天之後回去精靈王國。」

「欸?怎麼突然這麼趕?」

「最近精靈王國和人類的邊境十分動盪不安,有一部分的精靈已經撤退到了我們的國家……」

「等一下!為什麼我都不知道!?」費里西安諾訝異的看著眼前一臉淡定的說出跟羅維諾一直以來在信上所提及的完全相反的基爾伯特:「這到底……」

「這和我知道的也不一樣啊?」貝阿特莉絲皺起好看的柳眉:「明明母親的信上也說……」

「那是因為不想讓你們回去。」基爾伯特拿出一張信紙遞了過去。

「……」費里西安諾收下了信紙,轉過來和貝阿特莉絲一起閱讀:

基爾伯特,人類已經攻進了王城。

如果很危險,就別讓費里回來。

羅維諾。

「我收到的消息是他只帶了兩隊弓箭手一起留在王城,他似乎想要迎戰那些人類,用自己當誘餌……烏巴知道了這些就立刻駕馬回去了。」

「我也……」

「你想清楚,費里西安諾。」基爾伯特張開紅色的眸子,直直的打量著他:「比起我家路德維希更脆弱的你,能夠幫上什麼忙呢?」

「……就算什麼忙都幫不上,我也要回去!」費里西安諾激動得站起身來:「作為王子,我有義務要一起對抗!就算沒什麼力量,我也不能全把重擔丟給哥哥自己在外面遊手好閒!」

「就憑你?」基爾伯特用長長的指甲抵著他的胸口:「只要我輕輕一劃就可以毀滅的身體,只要我不讓你去,你還是什麼都做不了。」

「不行!」費里西安諾抓住他的手:「我一定要去!我就算幫不上忙……我也不能放哥哥一個人在那裡!」

「真巧,我也不行。」基爾伯特露出微笑,看著費里西安諾鬆開了手:「小費里,我和你們一起去。」

「基爾……哥哥?」

「小費里,你不是幫不上忙喔……」基爾伯特寵溺的伸手摸著他的頭:「你會治療不是嗎?上戰場可不是全部只有戰鬥力才派得上用場,我教過你這個吧?」

「嗯。」

「阿西,我的工作先交給你了……我和小費里今天下午就要啟程。」

「被注意到了啊……」躲在門後的路德維希走了進來:「我瞭解了,你不用擔心其他的。」

「欸?路德?」費里西安諾看著走進來的好友。

「……我只是擔心哥哥又捅出什麼蔞子而已,不用介意。」他皺起了眉頭,深藍色的眼睛帶著一絲不安:「你們兩個都要小心,別受傷……」

「kesesesesese……本大爺才沒這麼容易受傷!」

「別說了……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

「欸!?為什麼……阿西你快回答我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為什麼?因為費里會光速逃跑啊(๑¯∀¯๑)

如果正文放這一句感覺文風都歡樂了起來有沒有~

好啦,說認真的。

羅維諾寄給費里西安諾的信都是事先交給基爾伯特再轉交給費里,所以信都是真的。

雖然是真的,不過內容都是避重就輕是了。

然後這篇很短的原因,是因為最後三篇有連貫性,所以我只好拆成這樣……

(斷在奇怪的地方真是非常抱歉!)

再次感謝點進來的每一位。

评论
热度 ( 15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