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光與影的安魂曲(光之章)-下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有部分血腥打鬥的場面,如果有不適者請趕快關掉,千萬不要勉強( ゚ヮ゚)

(雖然我場景描寫很爛但是還是要說一下)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喀啦……

費里西安諾聽著馬蹄還有車輪的聲音,看著窗外在發呆。

明明就是雙生子,為什麼他的個性卻比哥哥還要軟弱呢?

在爺爺還在的時候,小時候犯了錯,哥哥總是替他擔下了懲罰,雖然哥哥總是笑著說自己受傷好得快,並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或許是雙胞胎的感應,他也會感到一絲絲讓人不愉快的疼痛,還有羅維諾藏在笑容底下的謊言,他只能自己裝作混然不知的露出微笑,再私下詢問烏巴爾多羅維諾的情況。

有很多次,他在半夜突然被嚇醒……如果自己沒有傷,必定是羅維諾出了事。

但是費里西安諾不能去關心他,不然只會讓他更加的逞強。

他不應該丟下羅維諾一個人的。

「小費里,你在想什麼呢?」基爾伯特敲敲他的頭:「表情太嚴肅了,在想羅維諾的事?」

「……是啊。」費里西安諾看著飛過來停在自己肩頭的肥啾,伸出手指揉揉它小小的腦袋:「如果我也能在必要的時候強大起來就好,這樣哥哥也不會處處替我擔心了……」

「是他保護過頭了!」基爾伯特冷哼了一聲:「你知道他以前被暗殺的事情嗎?

「雖然不清楚不過還是知道的……」

「前一陣子,精靈王國的居民避難到這裡的時候,曾經暗殺他的幾個老頭跑到本大爺的城堡門前要求讓他們見你,懇求原諒。」

「老頭……大臣?」

「我一開始只認為是瘋子,問過了烏巴爾多才知道暗殺的事跟他們的身份……本大爺親自接見了他們,你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嗎?」基爾伯特的語氣明顯的帶著一點怒意:「當初要傷害羅維諾只是因為忌諱,只是名面上的,他們並沒有想要殺了羅維諾的意思。」

「怎麼可能!沒有傷害的意思!?」費里西安諾激動的站起身:「當初哥哥受得傷簡直像是對他恨之入骨一樣,全身上下、四肢……那種疼痛卻說不想殺了他!?」

「冷靜點。」基爾伯特把他推回座位上:「畢竟那不是我的人民,我傳了訊息問哥哥大人要怎麼處置……他只說『別讓費里知道就好』。」

「別讓我知道……」費里西安諾皺起眉頭:「哥哥明明知道我們可以感應到對方一部分的狀況,卻還是這麼說嗎?」

「正因為他知道你很體貼,不會過問……他利用你的體貼讓你遠離這些事情,就算你知道。」基爾伯特暗暗露出微笑:「作為長輩總是會想把事情攬在身上,不想被看到自己最恐怖、也最脆弱的一面……卻不知到自己想要守護的人早就看清了一切。」

「……」

「因為他很膽小……一旦被你看見了,你感到害怕他或是拋棄他。」

「我才不……唔!?」說話說到一半,手腕上突然傳了一陣令他頭皮發毛、在熟悉不過的感覺……

「怎麼了!?」

「哥哥的手腕……被砍了……」費里西安諾全身猛然的僵了一下:「翅膀也……」

基爾伯特馬上感覺不對勁,抱住費里西安諾快速的揮動蝠翼般的翅膀飛了出去:「貝阿特莉絲,快馬加鞭!我帶著費里先過去!」

「我知道了!」駕駛著馬車的金髮少女用力的揮了鞭子。

「不要……好可怕……」費里西安諾瞪大了的蜜色眼瞳留下淚水:「不要……」

「費里西安諾,你不是羅維諾!」基爾伯特忍住風壓大喊,飛往肉眼就可以看見、但仍有一段距離的精靈之樹。

「我……」

全身上下傳來的感覺……還有心中不知從何而來的那種恐懼……

就算知道不是他的感覺,他還是忍不住害怕了起來……

"費里西安諾,這種時候不是更應該替他打氣嗎?"

他胸前的墜鍊發出淡淡的金光。

"能安慰那個孩子的……不是只有你了嗎?"

安慰……哥哥?

……是啊。

不就是因為我不夠堅強,所以才會被留在這裡嗎?

只要能夠支持哥哥,他也不會把我推開了吧。

費里西安諾強忍住那種不適的感覺,抹了抹眼眶上的淚水看向抱住他的基爾伯特。

「我……我沒事了。」

哥哥,我快到了,再等我一下。

*

費里西安諾在接近精靈之樹的時候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即使是在遠遠的天空上,他也看見了精靈之樹底下的景色。

大片大片的血跡,上頭還有著散落的……不,那副慘樣,連曾經是什麼東西都很難看得出來,恐怕是人類和精靈兩者都有……

精靈之樹一半呈現像是火燒般的焦黑,連葉子變成褐黃色,緩緩的飄落

很重的煙硝味和血腥味撲鼻而來,基爾伯特小心翼翼的降落在一塊勉強還算是泥色的地方,明顯也在訝異這副宛如地獄般的景色。

費里西安諾看了看自己的手,雖然剛剛那種被刀割感覺已經沒有了……

他拿出手帕摀著鼻子,直接踏到血液的上頭:「哥哥!」

基爾伯特也走在他四周四處繞著,指著一個地方:「小費里,那裡的血味比較新鮮,要不要過去看看……」

「那裡是……」費里西安諾走向位於精靈之樹底下的教堂,伸出雙手推開沒有合起來的木製大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讓你選擇,

你希望看見的……是什麼結局呢?

好啦XD兩個都可以看喔~

底下是推薦的順序!

(我才不會說是因為講解寫兩遍很累!)

happy end

true end

评论
热度 ( 12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