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mirage station(幻影車站)—rose(玫瑰)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微微的晨光透入潔白的薄紗窗簾,亞瑟緩緩的張開了祖母綠的眼眸。

「早上了……」

他用手把自己撐了起來,把當睡衣穿的深色半長袖棉製上衣和短褲換了下來,穿上上班的工作服去盥洗室梳洗儀容。

好不容易都準備好之後,他走到了客廳,看見了開放式廚房裡的人影。

「Good morning.(早安)」亞瑟拿起了報紙,坐到飯桌前面。

「Guten Morgen(早安)~」基爾伯特轉過來露出笑容,一邊把煎完的歐姆蛋放到已經準備的差不多的餐盤上。

基爾伯特雖然跟亞瑟年紀差不多,但是由於入職的時間的關係,所以算是亞瑟的後輩,不過兩人都以平輩互稱。

也是因為這個關係,兩人成為公司宿舍裡面的室友。

雖然基爾伯特是吵鬧了一點,但是做事上其實十分拘謹,所以兩人他們的關係也還不錯。

「今天心情不錯嘛,亞瑟。」基爾伯特拿著早餐遞給他,自己也坐了下來:「你今天是要留守總站的吧?」

「是啊,你今天是要在車上待著的嗎?」

「沒有……因為前陣子才跑過一班,所以我也被叫回來留守。」基爾伯特發出kesesese的笑聲:「太好了,今天是跟你一起工作。如果是跟那個弟控一起的話就只能每天聽著他說他弟跟那隻海鷹的事情……說著說著,不知道阿西最近過得怎麼樣啊……」

「是你說過的那個弟弟嗎?」

「是啊……乾脆請個特休去看他好了。」

「你去了他也看不到你啊……這樣只會變成背後靈而已吧。」亞瑟毫不猶豫的潑他冷水。

「就算阿西沒注意到本大爺本大爺也很開心的!」基爾伯特放下叉子:「難到你就不會想要見見生前的家人們嗎?」

「生前的家人啊……」亞瑟放下茶杯,皺起了眉頭:「硬要說的話,除了父母以外,如果順路的話才會去看大哥他們吧……」

「切,真無聊……那麼你沒有什麼不見到一面無法安心的人嗎?像是戀人啊什麼之類的……」

不見到一面無法安心的人……

亞瑟明顯頓了頓,猶豫了一下才回答:「……那個倒是有。」

「欸!?是誰?」基爾伯特好奇的瞪大眼睛看著眼前感覺對任何事情不為所動的英國人:「女朋友?」

「才不是呢!」亞瑟快速的否認:「那傢伙,只不過是讓我掛心的一個弟弟罷了。」

「孩子?」

「不過如果可以,我並不想見到他。」亞瑟把碗盤拿去洗碗機裡頭:「你再不吃我就先去上班了喔?」

「喂等等本大爺啦!」

*

幻影車站的本部,其實就是一座像是大型轉運站、位於兩世交接的地方。

與其說是轉運,其實說是「門」還比較恰當一點……這裡是現世的靈魂回歸彼世的入口,也是彼世的靈魂回到現世的唯一途徑。

管理進出者……甚至是帶回那些迷失於現世的靈魂,是這裡的工作者—車掌的職責。

在總站留守,其實在沒事發生的時候閒得像是休假一樣的輕鬆。

亞瑟壓了壓自己的帽子,一邊看著車掌帶領著各式的靈魂。

每當看見孩子時,他總會有所感觸。

那些孩子,居然這麼早就……

想到就不禁讓他替那些孩子們閉上雙眼哀悼。

「亞瑟!」一雙白皙的手從他的背後拍來,一個古銅色肌膚、有著深邃五官和一頭俐落短髮的美女站在他的身後。

「阿護拉?」亞瑟轉過身來,無奈的看向來者:「請不要妨礙我執勤,站長。」

「明明是你上班不認真吧。」少女露出了微笑:「在想什麼?你的表情很嚴肅喔。」

「……」亞瑟把頭別了過去:「只是,每次想到那些孩子們不知道自己已經離開人世了……就讓人覺得難過。」

「你從活著的時候就在這裡工作了吧……這麼久了還沒有習慣嗎?」阿護拉用力的揉亂他的頭髮:「真是個溫柔的好孩子呢!」

「喂!」躲開了之後,亞瑟隨興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話說回來,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規畫表都做好了?」

「這不是當然的嗎!」她雙手插起腰,一臉自豪的樣子:「我可是……」

「站長!」

「古夫塔,怎麼了?」兩人看見一個人快速的跑了過來。

「不好了……」他一邊喘氣,一邊擦去前額上的汗珠:「有亡者進不去列車……我們只好先把他請了下來。」

「如果他是帶著肉體的生者或是只有靈魂的亡者是可以進去的。」阿護拉皺著眉頭:「如果不是門出了問題……」

「……就是那傢伙還沒死透,只有靈魂闖到了這裡。」亞瑟接上了話,轉身看向阿護拉:「是誤闖的嗎?」

「也許是呢……亞瑟,你替我去看看吧。」

「我知道了。」

*

亞瑟跑到現場的時候,基爾伯特正站在一個看裝扮像是大學生的人旁邊。

「啊……是你來嗎?」基爾伯特轉過頭。

「是啊,我剛好在旁邊就被叫來了。」亞瑟喘了一下,轉向旁邊的人:「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小夥子。」

「我叫阿爾弗雷德·F·瓊斯!」他彷彿天空一般湛藍的眼睛裡頭滿是委屈:「所以說本Hero到底為什麼在這裏啊!?」

「阿爾弗雷德……瓊斯……」亞瑟聽見名字後卻皺起眉頭,突然想到了什麼:「等等……你是阿爾!?」

「嗯?啊……要這麼說也沒錯……」阿爾弗雷德疑惑的看了眼前的英國人一眼,注意到了他的眉毛:「亞瑟·柯克蘭!?」

「……」亞瑟沒有回話。

「我說,」基爾伯特一手放上他的肩膀:「如果他是你認識的人,我先去旁邊看著,給你們一點時間……不能動用私心,你別忘了。」

「嗯……謝謝了。」亞瑟轉頭看向阿爾弗雷德,露出微笑:「好久不見了,阿爾弗雷德。」

「不對啊……你明明已經……」阿爾弗雷德用力的抱了過去,用那雙漂亮的眼睛盯著他的臉:「真的嗎?真的是你嗎……亞蒂?」

「是我喔。」亞瑟也輕輕回抱了一下才推開他:「好久不見,你長高了不少。」

「當然了!我可是世界的hero啊!」

「世界的hero……對了,你從小就很喜歡這個詞呢。」亞瑟寵溺的伸手摸了摸他柔軟的金髮。

「我不是小孩子了啦!」阿爾弗雷德無奈的露出苦笑,突然想到了什麼,用力的抓住了亞瑟摸在他頭上的那隻手:「先別說那個了,你快點跟著我一起搭上回去的列車吧?如果阿姨跟舅舅看到了你肯定會很高興的!」

「……我不能回去見他們。」亞瑟抽出了自己的手:「你忘了嗎?我早就已經死了。」

阿爾弗雷德愣在原地:「可是,你明明現在就在這裡……」

「那是因為……」

「……如果你不跟我一起回去,大不了我也留在這裏!」

「別說傻話了。」

「我才不是在說傻話!」阿爾弗雷德低下了頭,聲音因為剛剛的叫喊而有些沙啞:「你知道我看著你死在我眼前的感覺嗎?」

「……」

「我知道你是為了保護我……但是你知道一個人被留下來的感覺嗎……」

「……不行。」

「亞蒂……」

「你會出現在這裏就是個錯誤……你跟本就不該出現在這裏,阿爾。」

亞瑟沉下了臉色。

"列車即將發車,請要上車的旅客……"

廣播冰冷冷的聲音在車站響起。

「你還不能死。」亞瑟用力一推,把阿爾弗雷德推進了關門到一半的車廂。

「亞蒂!」阿爾弗雷德用力的敲著已經關上的車門,焦急的想要拉開車門。

亞瑟擠出一個笑容。

「所以我會在這裏,直到你來為止。」

亞瑟看著列車加速,留下來一點影子,最後消失。

「送走了那孩子你心裡很難過吧吧?」阿護拉從亞瑟的旁邊冒了出來:「其實你如果留下了他或是跟他走我也不會說什麼的,不後悔嗎?」

「怎麼可能,那傢伙要來陪我還早了一百年。」亞瑟推開了阿護拉貼過來的臉:「我先說好,等到他的話我就……」

「別這麼早遞辭呈啊!」阿護拉慌忙的跑開:「你最少還有五十年!不准亂來!」

「是是……」

亞瑟無奈的露出笑容,看向天空。

「今天天氣真好呢。」

*

阿爾弗雷德的意識再度恢復時,自己是在醫院的病房中。

在一旁早就離異的父母和雙胞胎兄長馬修在他醒來的時候都抱著他痛哭。

「你發生了車禍……一度還發出病危通知……」

母親一邊哭一邊解釋著。

「幸好你沒有被帶走,太好了。」

身為親戚的柯克蘭夫婦來探望時留下了這句話。

—你根本就不該出現在這裏,阿爾。

是因為我的生命還沒有走到了盡頭,所以你才又把我從你身邊趕回來了嗎,亞蒂……

「醫生,如果我說我見到了已經不在世的人,你相信嗎?」在主治的那個義大利籍醫生檢查一傷口時,他忍不住的發問了:「啊……聽起來很蠢吧?」

「不,怎麼會呢?我可是相信的喔。」醫生露出了軟軟的微笑:「或許就是擔心你,所以才會出現在你的眼前不是嗎?」

「擔心……」

「好好的過完自己的人生的話,還會再見的吧。」

—所以我會在這裏,直到你來為止。

「是呢……」

我會一直這麼相信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irage station(幻影車站)-設定

幻影車站系列完結!(撒花花)

其實這系列的每個篇名都是消失的那個角色的國花,然後花語跟內容其實是有相關的。

這是我第一次主要寫米英這對CP,如果哪裡寫得不好敬請見諒m(_ _)m

關於內文:

味音癡是一對感情很好的表兄弟,在阿爾弗雷德年紀大概十歲的時候,亞瑟為了保護他就自己一個人被卡車撞了……

加了這個應該會比較好懂一點~

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评论
热度 ( 3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