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瑪格麗特的約定-宴會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哥哥!有邀請!」費里西安諾推開某人的書房門,無視了房間裡頭的一片混亂的景象,走到了書桌前,把手上的信放了上去。

「喂!我正在看書……」羅維諾嘴上一邊抱怨著一邊拿起邀請函,注意到了信封的蠟印:「布魯諾公爵?」

「好像是他要再娶最喜歡的愛妾,邀請了爺爺參加今晚的舞會……爺爺說叫你去找他替他出席,還叫我千萬不要去……」費里西安清了個位子坐了下來:「明明我也想要去找一些漂亮的小姊姊們玩的……」

「什麼時候的事情?」羅維諾拿出信封閱讀著。

「今天早上。」費里西安諾露出笑容:「哥哥,替我說服爺爺讓我去嘛……」

「再說吧。」他把信丟到一邊,站起身來:「我先去找爺爺,你回房去。」

瓦爾加斯,絕對不能容忍他人的質疑。

*

羅維諾穿著紅色的襯衫和黑色的西裝,已及同樣深色的披風和禮帽,小心翼翼的踏著步伐走下馬車。

「好久不見了!羅維諾!」

才剛下馬車,就有個打扮體面的男人走了過來打招呼,漂亮的綠色眼睛因為笑而微微彎起,看起來就是個老好人。

在羅維諾的眼裡看起來就只有一個傻字。

「安東尼奧,你也來了嗎……」

「嗯,因為被邀請了。」安東尼奧左右看了看:「咦,你爺爺沒來啊?」

「嗯。」羅維諾把安東尼奧推向大門:「好了,我們快點進去吧。」

才剛踏進了宅邸的大門,裝潢的十分華麗、甚至還在刻紋上鍍了金的大廳站滿了穿著禮服的人們。

「真不愧是公爵……一定很貴。」安東尼奧突然間注意到了什麼:「基爾跟弗朗也在?」

「那你先去找他們吧,我代替爺爺先去打個招呼。」

「嗯。」

羅維諾往幾個男男女女圍著的角落走了過去,並把自己的帽子拿了下來。

「您好,布魯諾公爵閣下。」羅維諾硬是擠出了個笑容:「我是羅維諾·瓦爾加斯……代替爺爺來祝賀您的。」

「瓦爾加斯……那個公爵……?」

「喔……瓦爾加斯的養子。」一個身材微胖留著山羊鬍的中年男子點了點頭,用帶滿珠寶的手摸著下巴:「你跟我是第一次正式見面吧?」

「是的。」

「抱歉啊各位。」布魯諾公爵看了眼四周的人:「我有點事情要跟這位小少爺說,不介意的話等一下我們再繼續。」

眾人紛紛同意,公爵交代了幾句就領著羅維諾走向了二樓。

「你,跟瓦爾加斯的現任家主並沒有血緣關係吧。」布魯諾替羅維諾倒了杯酒遞過去。

「是……」羅維諾皺起眉頭:「指明要我來參加是……」

「因為,我相信你夠聰明……另一方面,」布魯諾壓低了聲音:「我相信你有動機。」

「動機……」

「我問你,你難道不想成為瓦爾加斯的家主、坐上公爵的位子嗎?」

「什麼……」

「在有直系的弟弟在的時候,是不可能的吧?就算你多麼能幹都一樣。」

「……」羅維諾咬著下唇:「您到底想說什麼……」

「我可以幫助你成為瓦爾加斯的家主。」布魯諾拿出了一疊紙本,推了過去:「只要你願意跟我合作的話。」

「怎麼可能!」羅維諾拍著桌子站起身來:「恕我告辭。」

他拎起自己的帽子就很快的衝出了房門。

「啊!」一個撞擊伴隨著女性嬌媚的尖叫他急忙伸出手拉住了撞上的人。

「抱歉。」一個穿著一襲紫色晚禮服的女性搖了搖頭,晚禮服的低胸領口和腰帶襯出了女性那個妖艷的身材。

「不要緊……布魯諾公爵在裡頭嗎?」

在女性皎好的面容上畫著有些過重了的妝容,讓羅維諾稍微的皺起了眉。

「是,他在……」突然想起了什麼,羅維諾放開了手:「對了,您是愛里娜小姐吧?」

「咦?我們見過面嗎?」女人有些疑惑的對上他的視線。

「沒有是沒有……不過畢竟您都和公爵結婚了,以後在社交場合也要認得才行,對吧?」羅維諾瞇起眼睛,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布包著的東西:「還有,您好像掉了東西?」

「我才沒有掉……」愛里娜的眼神本來還帶著疑惑,突然就乖乖的接下了東西:「是……這是我的……」

「那麼,我就失陪了。」

露出了一個富有深意的笑容,羅偉諾踏著步伐離開了。

畢竟,接下來的就與他無關了。

*

費里西安諾在晚上的時候,一個人偷偷溜到了羅維諾的書房裡。

反正哥哥去參加宴、爺爺也去找了老朋友,平常老是被禁止的事情當然也在沒人看見的情況下一起被當成不存在了。

他輕手輕腳的走在被各種東西堆著的地面。

哥哥肯定是藏了什麼才不肯讓他進來!

他在書櫃上頭左右看了看,一個沒注意就踩到了一塊布,用臉撞上了書櫃。

書櫃頂部本來就沒有放得很仔細的箱子掉了下來砸到頭頂,而盒子裡的東西也剛好落在他的腳上。

「好痛!」痛得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他伸手摸著頭,一邊撿起掉下來的物品。

那是一本日記本,右下角用花體的文字小小的標注了日記本的主人。

瑪格麗特·瓦爾加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明所以的地方後面會提所以不在這裡解釋!

(還沒寫完也不知道會寫多少……)

總之我盡力寫完它!

話說回來最近好多地震啊……

希望大家都没事!

如果有感覺到的人也要小心喔。

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位!

评论
热度 ( 15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