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瑪格麗特的約定-日記本

感謝關注我和給我愛心跟手手或是留言的小夥伴們!

千言萬語難以言盡我對各位的感謝……

總之新的一年也請各位多多指教!

祝各位新年快樂!萬事如意!恭喜發財……

紅包拿來

ヽ(謎 ゚Д゚)ノ┌┛Σ(ノ´∀` )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費里西安諾看著因為焦急而不小心帶回來自己房裡的日記。

說到他的父母,他所有知道的事情都是聽來的。

在他才剛出生沒多久的時候,父母就因為出遊時遇到強盜而去世,只有當時還是待在強盜窩、因為是孤兒而被抓去工作的羅維諾帶著自己逃過一劫,活著回來。

接著羅維諾就被爺爺收養,和爺爺一起像是代替父母般的很疼他也很照顧他。

不過……

瑪格麗特·瓦爾加斯……

老瓦爾加斯唯一的女兒,也是自己母親的名字。

為什麼,哥哥的手上會有母親的筆記本?

雖然這樣講有點太直接,不過那兩個人可是毫無關係的陌生人。

他猶豫了一下,翻開了日記的第一頁。

*

書房裡頭,老瓦爾加斯替眼前樣貌比自己年輕了不少的人倒了杯茶。

「謝謝。」

「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與我無關,爺爺。」羅維諾接過了茶,輕輕的喝了一口:「布魯諾公爵死了,因為警方調查所以我才早上回來。」

「嗯……兇手呢?」

「愛里娜·羅西,白鬍子劇場裡面有名的女歌手,在五年前因為『茶花女』演出的女主角而一躍成名,而被公爵相中,被缺演出經費的劇場逼著要嫁給公爵,所以在結婚當天就刺殺了公爵。」他搖了搖手上泛著金光的紅色液體:「真是可憐的孩子。」

老瓦爾加斯遲疑了一下。

「……是你動的手嗎?」

「動手的可不是我,是那個女演員。」羅維諾攤開雙手:「誰叫那傢伙妄想要把瓦爾加斯收在自己底下……不好好除掉可不行。」

「的確……」老瓦爾加斯贊同的點點頭:「那麼,女演員的下場……」

「放心,我不會沒事就害死別人的。」羅維諾突然想到了什麼:「帶回宅邸當女傭吧,順便飽餐一頓。」

「我知道了。」老瓦爾加斯站起了身:「你先出去吧。」

羅維諾欠了個身。

「啊……對了,你和費里吵架了嗎?」

「怎麼這麼說?」羅維諾回過頭,滿臉疑惑。

「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看到他,似乎有點悶悶不樂的。」

「欸……還在生氣嗎?那種場合去了很危險的……」羅維諾嘆了口氣:「我有買他喜歡的甜點回來,等一下我會去哄哄他的。」

*

費里西安諾翻了幾篇比較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

我拜託爸爸替我買了本筆記本。

我想要寫日記!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堅持到最後……

結果羅維諾知道了之後居然笑我,真是過分!

-

結果日記還是跳著寫了……

問了羅維諾為什麼他要維持著貓的樣子,他居然說這樣比較能偷偷躲去睡午覺!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惡魔的話,只會認為他根本就是隻懶惰的黑貓吧!

他真的有在幫忙爸爸工作嗎?

-

惡魔原來會讓植物枯萎?

雖然好像也不是他們自願的,不過一旦直接碰觸,花朵就會立刻謝掉。

難過羅維諾每次都一邊嫌棄自己的腳會卡到石縫也不走草地。

其實,他很溫柔……除了那個傲嬌的個性以外。

仔細想想,羅維諾確實一直都像哥哥一樣,從小到大都陪在我身邊。

如果羅維諾是人形的,我一定會送他一副手套,這樣就可以觸摸植物了!

對了,下次折個紙花放在他的頭上吧!一定很可愛!

-

今天,羅維諾不在家,才讓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羅維諾與我們瓦爾加斯簽下了契約。

不過除了守護我們、保護我們以外,還有一個約定。

內容因為很危險,所以我不會寫在這裏,不然誰偷看就糟糕了。

雖然並不是什麼不好的約定。

從第一代家主開始數的話,已經過了幾百年了……

真的有人使用過嗎?

還是……他會不會曾經有想救的人呢?

-

「約定?」費里西安諾左右翻了翻,並沒有任何關於那個「約定」更多的資料,就如同母親刻意標出來的一樣。

不過,比起約定……

這個羅維諾……

是貓咪?

還是……惡魔?

費里西安諾皺起眉頭。

跟哥哥同名……應該只是碰巧吧?

如果真的有惡魔,那個惡魔現在也應該會以某些形式存在在這裡。

爺爺肯定會知道……

他又四處翻了翻,卻翻到了有著兩個字跡的一頁。

也是最後的文章:

羅維諾。

謝謝你救了我和費里,也謝謝你沒有用那個人的臉出現在我面前。

不論如何,我不後悔。

所以你也不要難過,好嗎?

請替我把裡頭的信交給我的孩子。

再見。

底下標注的,是他熟悉的字跡:

笨蛋,我一定會照顧好他的。

費里西安諾面色凝重的放下了書本,把它隨手塞進的抽屜裡頭。

這本筆記本真的會是母親親手留下的手札嗎……

從日記本其他的內容看起來—「瑪格麗特」從一開始就知道了惡魔的存在……這是真的的話,為什麼哥哥和爺爺對他連提都沒有提過關於惡魔的事?

跟約定有關嗎……

跟哥哥也……

叩叩。

門突然敲了兩下。

「請進。」

費里西安諾盯著桌子一邊思考,無意間的應了門。

「小笨蛋……你在唸書啊?」羅維諾探頭進門,看見自家弟弟桌上擺著一本書病認真的看著。

「啊?」一開始費里西安諾還不明所以的抬頭,隨後注意到了自己桌上剛剛隨手拿來墊在底下的書本:「嗯……是啊!」

「我買了起司蛋糕回來,要不要吃?」

「ve……」聽見了甜食,費里西安諾乖乖的闔上書本,跟了出去。

也許惡魔早就離開了也不一定。

在他這麼想著的時候,突然注意到了大廳牆上掛著的、雙親的肖像畫。

突然間,一個奇怪的想法閃過他的腦袋。

如果,那個惡魔……

就是哥哥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畫上有什麼,下集待續

有人可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費里跟羅維是跟媽媽姓。

因為爸爸是入贅。

一個堂堂公爵家在只有獨生女的情況下,老瓦爾加斯當然也不會就這麼讓女兒隨隨便便就嫁出去。

況且爸爸是個沒有貴族身份的普通人。

或許之後會提到他的名字,也會講一點父母輩的背景故事。

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位!

评论
热度 ( 18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