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瑪格麗特的約定-坦白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像是為了紀念雙親一般,一幅兩人的肖像畫就這麼掛在大廳。

除了一個臉和自己相似的女性以及長相很斯文、有著溫柔笑容的男性之外,裡頭還有一個東西。

一隻窩在女性的腿上,有著和哥哥一樣漂亮的金綠色眼睛,全身黑到發亮的黑貓。

那隻黑貓的眼睛像是有著智慧一樣,深邃的令人難以忘懷。

與其說是貓,不如說是人類。

雖然沒有證據,這應該就是筆記本裡頭的「羅維諾」。

「怎麼了嗎?」羅維諾看著他愣在原地,看了眼跟往時一樣的肖像畫。

「吶,哥哥……我們家有養過貓嗎?」

「嗯?」羅維諾想了一下,點了點頭:「在你出生前吧……後來死在那場意外裡了。」

「那隻黑貓,叫什麼名字呢?」

「……我哪知道。」羅維諾指著房間的位置:「下次我們去問爺爺吧。」

*

翌日,費里西安諾坐在餐桌前,一邊吃著小麵包一邊想著今天上完家教之後和朋友們約好的遊玩行程。

「啊,爺爺、費里西安諾。」羅維諾套著外套走進餐廳,注意到了在吃飯的兩人。

「哥哥,你要出門?」費里西安諾放下了食物:「不先吃點東西?」

「我今天跟安東尼奧有約,快來不及了……」羅維諾快速的啃完一個麵包:「我傍晚回來,先出門了。」

「嗯……」費里西安諾看著離開的人影,轉頭看向坐在對位的人:「爺爺今天有預計要出去嗎?」

「等等出去巡查一趟就會回來。」老瓦爾加斯收起報紙:「怎麼了?」

「其實……下課之後,我有點事情想問爺爺……」

「我知道了。」老瓦爾加斯站起身:「那麼,我也先出門了。」

「小心慢走……」

費里西安諾拿起了報紙,正好注意到了頭條新聞,仔細的看了幾眼。

一個侍女彎腰替他補了紅茶,他碰巧見到了她的臉。

「妳是新來的?」費里西安諾瞄了眼報紙。

「是的,我叫艾拉。」女僕點了點頭:「我是從西西里島來的。」

「西西里啊……」費里西安諾放下了報紙。

「是……怎麼了嗎?」

「沒有,替我叫人捎信去貝什米特宅邸給路德維希還有小菊……說我今天有事無法覆約了。」

應該只是碰巧長得像而已……吧?

*

費里西安諾拿著手上的筆記本,看著坐在眼前的老瓦爾加斯。

「爺爺,你知道這個嗎?」

「那是……」接下了日記,老瓦爾加斯皺起了眉,隨意的翻了一下:「裡頭的東西,你都看完了?」

「隨便看了幾眼。」

「……這是在哪裡找到的,費里西安諾?」

「……哥哥的房間。」他用力的晃了晃腦袋:「不對,這不是重點!為什麼不告訴我跟『惡魔』有關的事?」

「這裡早就沒有『惡魔』了。」老瓦爾加斯嘆了一口氣:「在你父母的事情發生前的沒多久,早就不存在了。」

「所以,那隻貓果然是……」

「是……是的沒錯,它就是那個惡魔,玩弄人類記憶的壞東西。」老瓦爾加斯站起了身:「惡魔很危險,不要……」

「那名字呢!?」費里西安諾的眉皺得更深了。

「為什麼哥哥的名字跟那個惡魔一模一樣?」

「……」老瓦爾加斯猶豫了一下,才緩緩的開口:「如果我說羅維諾是惡魔,你會怎麼做?」

「……他還是我的哥哥,我只是想知道我被瞞著的理由。」

「那孩子也是我的孫子。」老瓦爾加斯伸手摸了摸他的頭:「是不是就由你自己去確認吧……還有理由也是,我都不會跟你說的。」

「哥哥會誠實的說……?」

「那孩子苛責自己的內心已經太久了……如果是你的話,或許可以放那孩子自由。」

費里西安諾低下了頭。

爺爺的話裡面其實已經有八成是肯定的了,不過他還是有些不確定。

果然只能這麼做了……

羅維諾一回到家裡,費里西安諾就露著傻傻的笑容,手上抱著一盆水。

「……你在做什麼?」羅維諾懷疑的看著他。

看見了他的手,費里西安諾才又想起了一件小事。

羅維諾總是帶著手套。

雖然之前羅維諾的回答是為了擋住受傷所留下的疤痕,不過費里西安諾也不曾看過他脫下手套的樣子。

「是這樣的……我想要拿一盆花來當作畫畫的模型,結果沒想到女僕替我準備的是乾燥花……」費里西安諾示意了一下手上的水盆:「我想試試看泡水做為造景之後效果會不會好一點……」

「嗯,那你繼續吧。」羅維諾往回房間的方向轉身。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

「啊啊啊啊啊啊!」

一邊大叫一邊把水潑了過去。

嘩啦。

想當然,羅維諾被潑了一身的水。

「嗚啊!哥哥對不起!」費里西安諾慌張的丟開盆子伸出手:「我不小心踢到了地毯……」

「笨蛋弟弟!你連走路都會跌倒嗎!?」羅維諾一邊抹著手上的水,皺著眉頭看著衣服。

「抱歉……」費里西安諾順手替他拿下了帽子,被羅維諾生氣的抽了回去。

「走路小心點。」

看著羅維諾,費里西安諾請人幫忙打掃了濕答答的地板。

其實如果可以,費里西安諾也不想潑他水,要不是為了引開他的注意力……

他捲起剛剛拉得有些長了的袖子,摘下小指上自己剛剛編好的雛菊花戒指。

日記本裡有提到……惡魔碰到植物會枯萎。

就算只碰到頭髮也一樣。

把手上已經變成黃褐色的戒指丟到一邊,費里西安諾下定決心的追了過去。

*

他猶豫了一下,輕輕的敲了敲房門。

「哥哥。」

裡頭傳來了允應聲,費里西安諾就這麼走了進去。

「哥哥,剛剛很對不起……」

「笨蛋弟弟,想要道歉的話我是不會原諒你的…」羅維諾賭氣似的舉著書本,沒有移開視線。

「可是,哥哥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告訴你?」

「你的身份的事情。」

書本碰的一聲被丟在桌上。

「我不知道你在……」

「你一定要我說得這麼清楚你才肯告訴我嗎?」費里西安諾看著移開視線的羅維諾:「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什麼都不跟我說?」

「……」

「為什麼不跟我說你是惡魔?」他幾乎是擠出這句話的:「明明從我小的時候就一直在一起,我一直把你當作我最敬愛的兄長……為什麼不告訴我……」

「……」羅維諾不耐煩的對上他的目光,綠色的眼睛不知為何閃過了一絲怒意。

「既然你要聽,我就都告訴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要開學了我好難過_(:3 」∠)_

誰來把學校摧毀吧(x

話說回來,今天剛好吃了瑪格麗特口味的窯烤pizza當晚餐!超級好吃!!!

(這人就是個吃貨)

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位。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