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瑪格麗特的約定-等價交換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們以食用這些記憶來填飽肚子,也可以使用自己的力量去篡改記憶。

不論名字、面容……都只是他們吸收完的一部分的記憶而已,也都不是他們自己的。

羅維諾從瓦爾加斯封爵之初,就一直因為著幾百年前和那個少女的約定守護著這個家族。

一直都守護著,被當成工具。

「羅維諾,是我們的家人。」

那個叫做瑪格麗特的少女說出了他很久很久以前聽過的那句話。

他把她當成妹妹,看著她長大……看著她嫁人,看著她成為母親。

本來應該一如既往,就這樣看著她直到一生結束。

可是……

十五年前的那一天,羅維諾被瑪格麗特說服著跟去了那趟旅途,跟著他們一家三口一起出遊。

應該要創造很多愉快的回憶的……

*

羅維諾對著那幾個拿著武器的大漢低聲威嚇著。

哪怕只要摸到一下,他就有機會可以讓他們瞬間喪命。

但是,黑貓的速度跟那人斧頭劈下來的速度比,他可沒有十足的把握……

明明被稱為惡魔,卻沒有什麼強壯的體格。

況且……

在他身後的,是把他當成家人一樣疼愛的人。

瑪格麗特緊緊的抱著手上的孩子,而他的丈夫—費里貝托護著兩人。

這些人是來尋仇的。

羅維諾瞇起漂亮的眼睛打量著眼前的五六個人。

哪怕只有一點點時間脫逃,他也要爭取。

否則他們都會死。

一個大漢似乎已經有些不耐煩這個僵持的局面,揮下刀子就往擋在前面的羅維諾刺了過去。

羅維諾弓著腰跳了起來,卻一不注意的被另外一個人一拳就打到了一邊。

除了胸口劇烈的撞擊還有疼痛感,一股腥鹹的液體從他嘴裡被咳了出來。

他掙扎著爬起身,但是不論前肢怎麼用力的撐起上半身,後腿卻一動也不動。

可惡……脊椎……

「你看那隻黑貓,感覺很不吉利。」揮拳的男人伸出一隻腳踩在他身上,本來就已經很痛的胸口也漸漸的麻木了。

他知道這副軀體的心藏已經要停止了。

使用軀體的條件之一就是……一旦軀體的心臟再次停止之後,就會完全的灰飛煙滅,他們也只能再次去尋找新的肉體。

可是……

他用力的伸出了貓爪。

他的軀體崩壞了,只留下了一道觸目驚心的血跡在地上。

他看著那群人走向他們,他看著利刃劃過費里貝托的頸子的那一瞬間。

羅維諾……拜託你了。

費里貝托只用著唇語如此的說道著。

他怎麼只能想出這種方法去救他的妻小……

那群人走向他們,瑪格麗特只能更用力的抱著懷中啼哭著的費里西安諾。

「還真吵啊。」

她懷中的孩子被男人們用蠻力搶了過去。

男人們一邊笑著,舉起刀子就往嬰孩的身上刺下。

啼哭聲頓時變成了瑪格麗特的慘叫。

她面前的男人一個一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倒在了地上。

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個棕髮壁眼、面容帶著傲氣的男人,他身上還還穿著費里貝托的衣服。

「我的孩子……我……」瑪格麗特對著那個被劍刺穿了的小小軀體:「羅維諾……拜託你救救那孩子……」

「我有辦法……不過越快越好。」羅維諾瞇起了眼睛,伸手先拔出了劍:「只要把他『死亡的記憶』移轉到別的地方的話……」

「那就移轉到我身上吧!」

瑪格麗特指著自己。

*

羅維諾帶著那兩母子回到宅邸,已經是深夜。

老瓦爾加斯一見到如此狼狽的模樣,只能抱著自己的女兒痛哭。

羅維諾也沒有打算打擾兩人,對老瓦爾加斯示意了一下,自己就抱著手上的嬰孩走回去嬰兒房。

費里西安諾用小小的手掌緊緊的抓住他的衣服,蜜糖色的大眼裡頭似乎只有不安,一邊呀咿呀咿的對著羅維諾伸出另外一隻手,軟軟的碰在他的臉頰上頭。

「怎麼啦……小傢伙?」羅維諾努力的擠出了幾百年沒有露出過的笑容,一屁股坐在搖椅上:「對呢……畢竟這是你父親的軀體,有親近感是應該的吧……」

「唔……」孩子突然間哭了出來,卻因為疲憊的關係只能發出像是小貓一般的哭聲。

羅維諾看了很心疼,抱緊了嬰兒輕輕的拍著他的背:「沒事了,小笨蛋……」

雖然他也不知道他在哭什麼,不過一想到以後大概只剩羅維諾和老瓦爾加斯會這樣哄他,他就覺得很難過。

要不是因為如果不立刻轉移記憶會造成很大的後遺症,哪怕是路上隨便拖一個人他也不會用瑪格麗特的命去換。

「對不起,費里西安諾……」他看著手上的孩子,眼淚也順著眼眶就滑下:「我救不了他們……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去換……」

就這樣哭了多久,他也不知道。

當他把已經熟睡了的費里西安諾放到嬰兒床、換了件衣服回到客廳時,只有老瓦爾加斯一個人拿著酒杯在那裏喝酒。

「瑪格麗特呢?」

「剛剛哭著哭著好不容易讓她去睡了……」老瓦爾加斯看著眼前不曾見過的面容,只是又替自己到了一杯酒:「你沒有做錯,你還救回了我的女兒和孫子……」

「你不知道嗎!?瑪格麗特用自己的命……」

「去換我那可憐的小孫子。」老瓦爾加斯接上了話,直直的看向他:「子女都是父母的心頭肉……在她是我女兒之餘,她盡了做為母親的義務。」

「但是她還是……」

「能見到最後一面我就很滿足了。」

羅維諾不甘心的低下頭,轉身就往大門走了過去。

「喂,你要去哪裡?」

「殺人。」

*

「轉移『終結的記憶』需要七天……」羅維諾的聲音講得很輕,讓費里西安諾覺得只要一不小心就會沒有聽到:「那七天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每天一步一步的做好準備,邁向死亡……是我看著她嚥下了她的最後一口氣。」

「……」雖然他並沒有應話,但是在眼眶打轉已久的液體漸漸的滑下臉頰,他硬是忍著,卻越來越無法壓抑哽咽的聲音。

他不知道,他這條命是母親用生命換來的……

「我答應了瑪格麗特和費里貝托要好好照顧你。」羅維諾明顯也注意到了眼前的狀況:「我不告訴你,就是希望你不要想太多……對不起,費里。」

「為什麼……你要道歉……?」他用袖口抹了抹臉上的淚水,看著那雙暗淡的金綠色眼瞳:「明明就……不是你……」

「如果那個時候我來得及掩護你們離開的話,他們兩個也不會死,你也不會失去父母。」

「或許我這樣說很無情,但是爸爸媽媽的事情不是任何人的錯!」費里西安諾打斷了他的話:「不是當時被保護著的我,更不會是當時已經盡全力的你!」

「……」

「我不知道哥哥你在自責什麼……不過……」費里西安諾伸手抹了下已經哭紅了的雙眼,琥珀色的眼瞳並沒有一絲猶豫:「你是我的哥哥!不管是不是親生的都一樣,你就是我現在的家人!」

「……嗯,我知道。」羅維諾伸手彈了一下他的額頭。

「好痛!哥哥你……」費里西安諾吃痛的捂住額頭,卻被羅維諾一把抱住。

「小笨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嗯……

被我寫著的都會脫離常識呢……

正文已經完結了,不過還有預計要寫一點番外(*´∀`)

姑且我已經有動筆了!!!

來講解一下惡魔的設定:

1.雖然被稱做惡魔,實際上他們使比較偏向精靈那一類的精神體這種東西,基本上附身在新鮮剛出爐的軀體上面,並會吃掉軀體的所有記憶,吃掉的記憶自己本身也會擁有。

(這樣多吃幾個學者就可以變成IQ破兩百的天才了……)

2.以食用記憶為生,並且擁有觸摸對方時可以篡改記憶(增加、減少、改寫)的能力,使用的軀體會影響身體機能這種最基本的東西。

3.可以小幅度的改變外觀(相貌,外貌年紀等),但是沒有辦法跨物種或是間接增加身體機能,若是主動脫離軀體則軀體會變回原狀。

然後呢,

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由記憶組成的!

生不算是記憶,但是死亡算是。(可以轉移一次,一旦再次死去或是得到這種記憶的人就無法再使用)

大概就是這樣!

所以羅維諾撂倒人的方式就是清空人的記憶,讓他們什麼都做不到(比如說像忘了怎麼呼吸啊、怎麼站立啊之類的……感覺有點平淡……?)

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位!

评论
热度 ( 18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