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瑪格麗特的約定(番外)-羅維諾

從前從前,有一對住在漁村的兄妹。

哥哥羅維諾是一個在商人底下做事的夥計,有時後會隨著商隊一起去大城市做生意來補貼家計。

妹妹愛麗絲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可愛女孩。

雖然很貧窮,但是他們很快樂。

*

「我說你啊,可以把你的記憶跟身體給我嗎?」

一個淡金色的光出現在羅維諾已經模糊了的雙眼之前,像是孩童一般的生意傳入了早就因為耳鳴而嗡嗡作響的耳裡。

商隊被強盜襲擊,所有的錢財都已經被搜刮一空。

隨隊的人們幾乎都被強盜亂刀砍了下去,就算沒有死大概也只剩下一口氣。

羅維諾的左肩被砍了很深的一刀,先別說傷口已經痛到麻木的疼痛,光是已經浸濕了的襯衫的那些觸目驚心的大量鮮紅色液體他也知道自己被砍了多深,也知道自己大概已經沒救了。

不過這種情況下他的意識反而很清楚。

真是諷刺。

「哼……活不了多久……的身體嗎?」

「做為替代我可以替你完成一件事。」

「真是惡趣味啊……你這混蛋……」羅維諾皺起眉頭:「什麼都……」

「嗯,什麼都可以。」

「我妹妹……」羅維諾猶豫了一下,擠出沙啞的聲音:「請給她……幸福……」

「我知道了。」

「謝……謝……」

他在光球面前心滿意足的嚥下了最後一口氣,表情並不是痛哭或是哀傷,反而帶著一點舒坦。

「很重要吧,那個人。」

他並不了解人類的感情。

他不知道世界上還有沒有跟自己相同的存在,也根本沒有任何認識的存在。

「所以才要吃掉嗎?」

為了理解。

光球飄向羅維諾的胸口,沒了進去。

原來已經闔上的雙眼再次張了開來,只是原來是漂亮翠綠色的眼睛這次卻泛著微微的金光。

他看了一眼已經漸漸在癒合的肩傷,站起了身。

「那麼,該回去了呢。」

可是,什麼是幸福呢?

他曾經在人類口中聽過這個詞,但是就算讀完了羅維諾的記憶,他仍然無法理解幸福的定義。

他的一生都在為了照顧那個名為愛麗絲的女孩而努力著,雖然很艱苦,但是看到她的笑臉似乎就煙消雲散了。 

*

過了幾天,他抱著期待的回到羅維諾記憶裡的那個村子,卻注意到有一群奇怪的人圍在家門,愛麗絲也在那裡。

那群人是村長兒子的手下,那個又驕傲又自戀的傢伙自認只有全村裡公認的美人—愛麗絲可必須要嫁給他。

羅維諾在的時候他就常常來找麻煩,更何況是不在的時候。

他躲到了一邊。

「不可能!哥哥才不會拋下我!」愛麗絲生氣的扯開被抓住的手:「我要等他回來,才不會跟你們走!」

「那小子不可能回來了!」其中一個中年冷笑的看了愛麗絲:「絕對不可能。」

愛麗絲瞪大著雙眼,總是在記憶中掛著笑容的臉龐帶著一絲的怒意:「你們把哥哥怎麼了!?」

「我們可什麼都沒做……今天早上的消息是他們遇到了山賊,他被砍得體無完膚。」

騙人!

明明身體在我這裡他怎麼可能知道羅維諾已經死了,八成就是他們策劃的!

「不要!我不相信!」愛麗絲用雙手摀著耳朵跪在地上。

「所以,無依無靠的你還是乖乖跟我們去保羅大人的身邊吧。」

「真是夠了,老掉牙的戲碼要演到什麼時候啊。」他從後頭衝了出去,雙手各自抓住一個人。

兩個人的倒地當然也讓剩下的三個人警戒了起來。

「哥哥!」愛麗絲看見他的時候表情不是開心而是更加憂心。

雖然他身上沒有傷口,不過他身上本來的衣服就因為刀傷的關係而破破爛爛的了,再加上因為傷口而染上的那幾道觸目驚心的血跡……就算有著一張帥臉應該也不是多麼賞心悅目就是了。

「……你還活著?」其中一個男人皺起眉頭:「可惡,既然如此就讓我來收拾你!」

他伸出手支開了揮舞過來的拳頭,一邊拿走從他的身上匯聚出來像是珠子一樣的東西。

同一個時間,那個人倒到地上,一點掙扎都沒有。

「你們兩個也要來嗎?」

說實話,如果跟這兩個傢伙只比體術的話他根本贏不了。

不過他也不是人類嘛……

「你這個怪物!」其中一個一邊大喊著,拉住另外一個一起跑了。

「又不是小孩子……」看著兩人的背影,羅維諾走向了愛麗絲伸出手:「不要緊吧。」

「ve……」愛麗絲被拉起來後拍了拍裙子,一把抓住羅維諾往屋子裡拖:「話說回來,哥哥受傷了吧!?快跟我來……」

「嗯?喂,等……」羅維諾還沒說完就被拉進了屋子。

屋子並不大—一個勉強可以稱為客廳的地方和小廚房,再加上兩個人各自的房間。

他被推到了椅子上,愛麗絲拿來了一盆清水和毛巾,開始擦拭著染上血漬的地方。

「……我不是羅維諾。」

他看著愛麗絲的表情,他知道她肯定很擔心。

這份溫柔應該對著的,不是現在佔用她兄長身體的自己。

「哥哥……?」

「雖然這個身體是羅維諾的,不過他已經死了。」

他把除了答應羅維諾的事以外一五一十的慢慢跟愛麗絲講解,本來愛麗絲似乎不太相信,不過聽著聽著到了最後,她卻哭了。

「愛麗絲……」

「啊……對不起……」愛麗絲抹了抹眼淚:「謝謝你救了我,也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哥哥明明答應了我他會回來,真是個大傻瓜……」

「我才是……你重要的親人的身體就這樣被我使用……」

「不要緊的……哥哥都同意了的話我也不好說什麼……」愛麗絲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你叫做什麼名字呢?」

「名字……」他遲疑了一下:「我沒有名字……」

「……那就用哥哥的。」愛麗絲點了點頭:「反正我想你也沒有地方去?」

「欸?嗯……」

「那就留在這吧。」愛麗絲露出了笑容:「你並不是替代品,只是在找到容身之處之前先留在這裡,這樣好嗎?」

「……好。」他也輕輕的笑了一下。

「那麼,今天晚上洗完澡就睡了吧,明天我們去找多明尼克先生一趟。」

「多明尼克?為什麼要找他?」

那個人是羅維諾的上司兼友人,也是愛麗絲店裡的老闆。

羅維諾在離開前似乎也拜託了他幫忙照顧愛麗絲。

「多明尼克先生這幾天一直在探聽商隊的消息,本來他是打算先接我去他們家住的,不過我拒絕了。」

「哦……」

「總之,你聽我的就對了!」

*

隔天一大早,他是被愛麗絲拖著出門的。

「羅維諾!」一到了辦公室,一個金髮碧眼、有著下垂眼的青年也不管他身上幾乎都纏滿了繃帶,直接就撲了上去用力抱住。

「唔……」他努力的伸出四肢扭動了一下,最後毅然絕然的放棄掙扎。

「多明尼克先生!你快把哥哥勒死了!」

「啊啊,抱歉抱歉……說真的,看到羅維諾順利回來我真的很高興。」多明尼克放開了手,露出淺淺的笑容:「傷勢不要緊吧?」

「小傷而已。」偷偷的看完了多明尼克記憶的他也看出來了他真的很在意羅維諾的傷勢:「抱歉……」

「如果你是要說那筆生意,那個才沒關係。」多明尼克打斷他的話,扶著他到了沙發上。

「我……」他移開了視線。

如果,你知道你最重要的朋友已經不在了……

「哥哥。」愛麗絲也注意到了他的臉色:「現在不是說那個的時候,比起那些不如你先聽聽多明尼克先生查到的東西……好嗎?」

「我特地拜託別人去調查了……似乎是有人放出風聲說我在運輸黃金,才會讓不少人打起了主意,山賊似乎也是想要分一杯羹的人,才會受雇攻擊你們。」

「雇主可能是村長一家。」他回想起昨天家門口的畫面:「昨天那個混蛋少爺的手下似乎很驚訝我回去了,還想要解決我。」

「嗯……」多明尼克轉頭看向愛麗絲:「客房也還有,果然你們還是先來我這裡住吧……那些麻煩的傢伙果然出現了。」

「可是……」愛麗絲看了多明尼克一眼,又看看羅維諾。

「我也認為先住過來比較好,話說……」他看了看時間:「愛麗絲,今天不用去麵包店幫忙嗎?」

「……咦?」愛麗絲看了看時間,拿起外套就衝了出去:「哇啊!遲到了!」

「真是個令人操心的妹妹……」多明尼克露出苦笑。

「只是個笨蛋而已。」羅維諾嘆了一口氣:「真是的,這樣怎麼放得了心呢。」

也難怪羅維諾最後的願望是這個了。

「你們兄妹的感情真好。」多明尼克露出了苦笑。

「比起這個,我倒是更希望你替我看好她不要去惹事。」

「愛麗絲一個好好的女孩子家也不會做什麼的。」

「……說到這裡,」羅維諾拿起了桌上的茶杯:「如果我沒有回來,愛麗絲的事你打算怎麼辦?」

多明尼克愣了一下。

「……或許會接來我這裡照顧吧。」

「不是娶回家?」

「……欸?」反應過來的某人瞬間通紅了臉頰:「咦、咦!?羅維諾你在說什麼!愛麗絲怎、怎麼可能會嫁給我!」

「嗯?你不喜歡我家愛麗絲啊?」他挑起一邊的眉:「明明我家那個『最喜歡』的就是『多明尼克哥哥』了。」

「可、可是……如果我要娶愛麗絲你肯定會剁了我吧!」

「做為哥哥我當然要好好問候一下未來的妹婿啊。」羅維諾收起了本來那副看熱鬧的表情:「不過呢,比起村長家的那個混蛋廢物你順眼多了。」

「……」

「好啦,那麼我也該走了。」

「慢著!」多明尼克拉住了他:「你還重傷著要跑去哪裡!」

「誰知道呢。」羅維諾在他眼前解下了繃帶,露出已經癒合到連痕跡都沒有留下的傷口:「剩下的你去問我家那個傻妹妹吧。」

留下了呆愣在原地的多明尼克,羅維諾逕自就離開了房間。

他終究狠不下心來,洗去那兩人腦海中關於羅維諾的、關於自己的記憶。

羅維諾瞇起了帶著金光的眼瞳。

反正愛麗絲那裡也解決了,這樣就夠了吧。

耀眼的陽光從他正頭頂的位置照耀著,因為炎熱而使汗水滑過因為曾經做過苦力而練出的精實身軀。

雖然他打算去替羅維諾報仇,但是他也沒有笨到光天化日之下就正大光明的殺進去。

特地跑回了原來和愛麗絲一起居住著的家,羅維諾拿起一個素色的布包就開始收拾一些方便攜帶的行囊。

他不該留在這裡,也不能留在這裡。

這裡是屬於羅維諾所在的位置。

*

村長雖然算是有錢人,不過跟多明尼克那傢伙一比也算是還好的了。

房子雖然氣派,不過實際說起來也沒有大到像是多明尼克家那種光是庭園就大概兩三塊田地左右,除了門口也沒有太多的護衛守衛。

隨便抓了幾個人把自己是雇主的記憶改了進去,他們就乖乖的閉上了嘴,甚至還幫忙拖延了其他人。

他光明正大的走到了房間門前,輕輕敲了敲門。

「請進。」

羅維諾猛然的推開了房門,卻被一個撲過來的人用力抱住。

他瞪大了眼睛,困惑的停下反射性就有揮拳過去的動作。

「愛麗絲……?多明尼克?」

「真是的,哥哥我早就說過了吧!」愛麗絲蹭了蹭他的胸前,羅維諾才注意到到她漂亮的大眼裡滿是淚水:「為什麼要一聲不響的自己跑走!大笨蛋!」

「不對……為什麼是你們?」羅維諾沉下了臉色:「那個混蛋呢?」

「在這裡呦。」多明尼克從床底下拖出了一個全身上下只剩內褲、被繩子五花大綁的人:「我們跟你不一樣,只能爬著窗戶跑進來呢。」

「爬窗戶……」

「為什麼他……只有內褲……」

「嘛,在你來之前我們姑且也先處理了一下。」

羅維諾沒有在問下去,他走到了被綁住的人面前,從他身上化出了一顆有點像是紅珊瑚的圓珠子,張開嘴就吞了下去。

「不怕吃壞肚子嗎?」

「哼……這種傢伙我要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這樣最快了。」他拉住頭髮提起那個人的頭:「你啊,就一輩子當個廢人吧。」

「唔啊啊啊!」那個人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發出的卻是連單字都不是的聲音。

「好啦,那麼……」羅維諾把那個人丟了回去:「我也該走了,你們就自己努力好好過生活……」

「等等!哥哥……不對!」愛麗絲拉住了他的手。

「羅維諾!」

「……」他確實停下了腳步。

「我們來才不是只是為了抓住那傢伙……我們很擔心你啊!」

「擔心?我可不是……」

「你當然不是羅維諾!」多明尼克抓住了他的另外一隻手:「你真的以為我沒有注意到嗎?」

「……為什麼?」

「那傢伙不喜歡喝有糖的茶,你卻把我泡的紅茶都喝光了。」

「是我失策了呢。」羅維諾甩開了那兩人的手:「不過,我也沒有理由留在這裡……」

「你說過吧,你沒有地方可以去。」

「……」

「那既然如此……我所在的地方永遠都會留下屬於你的位置。」

「……」

「你不是哥哥的替代品!你是上天給我們的家人!」

「愛麗絲……」

「我也是。」多明尼克把手放在胸前:「我以瓦爾加斯之名起誓,我會把你的事情代代的傳下去……就算以後我們都不在了,我也不會就這樣放著你孤單一個人的。」

「你們……兩個笨蛋……」

他很羨慕人類。

人類擁有名為家人的羈絆,但是他沒有。

他第一個理解的感情,是人們稱之為「寂寞」的東西。

他這樣占有羅維諾的家人……

「你們這樣……我更不能留在這裡了……」眼淚從他的眼角滿溢了出來:「我這樣不是……搶了羅維諾的東西了嗎……」

「才不是呢,是我們自己決定的,哥哥也一定會很高興的!」愛麗絲拿起手帕替他抹去了淚水:「所以,就算要離開也答應我你會回來……好嗎?」

*

一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晨光從透明的窗簾照亮了一間漂亮的臥室。

那一天,羅維諾還是離開了。

他想要以人類的身份去看看這個世界,去理解這個世界。

不過,他答應了他會回來……

老婦人躺在臥榻上嘆了口氣,孩子們充滿活力的笑聲從院子裡面傳了過來。

突然,有人推開了房門。

「……安潔?」老婦人坐起身,看著靦腆的探頭的小孫女。

「奶奶!」被叫做安潔的小女孩跑到了床邊。

「怎麼啦,要奶奶說故事給你聽嗎?」愛麗絲一邊摸著小孫女的頭,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不是……有人要找奶奶。」安潔看向沒有闔上的房門。

一個皮鞋的聲音踏步的走了進來,看見來者時愛麗絲瞪大了眼睛。

「好久不見。」來者拿下了禮貌帽打招呼,臉上掛著與記憶中毫無差別的笑容。

「笨蛋,我等你很久了。」愛麗絲彎起嘴角。

「歡迎回來,羅維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番外也正式完結啦~(放鞭炮

姑且算是交代完了最一開始的相遇,還有跟瓦爾加斯的淵源。

然後,有一個很懊悔的地方……

這個戰鬥方式貌似一點都不帥氣orz(雖然很實用啦……)

我也想要看那種帥氣開掛的場面啊啊啊啊啊!

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位!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