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複製品-序章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勉強遮到了大腿根的長袍,蹲坐在那個屬於自己的角落,呼吸著帶著些許消毒水氣味的空氣。

除了床、桌椅等傢俱以外,四周的牆壁被漆成一片潔白,潔白無瑕的白色。

他最討厭的顏色。

哐啷哐啷……

又到了這種時候嗎?

他無聲的嘆了一口氣,看向房間內唯一的出口。

厚重的鐵門被拉了開來,一個容貌與他有些相似的青年冷著著臉走了進來。

「……起來。」

「這次又要什麼了呢?」他抬起頭,露出因為長時間沒修剪頭髮而被遮住的銳利雙眼:「臟器?還是骨頭?」

「抽血跟例行檢查,僅此而已。」青年後頭的兩個人走了進來,幾乎是用拖著的方式把他那副因為還在成長而不是太強壯的身軀拉了出去。

當然他有奮力的掙扎了一下,但是卻因為抓住他的力道實在太大而只好作罷。

他從出生以來就一直待在這個鬼地方。

一成不變的手術、一成不變的實驗。

*

盧西安諾伸手壓著因為抽血而有些開始紅腫瘀紫的針孔,皺著眉頭看著剛剛的青年。

「新的護士技術真爛……」

「少囉唆了,只不過被插個兩針在怎麼樣也不會到死的程度。」青年冷冷的哼了一聲。

「你這傢伙真的是……」

「羅維諾!」一個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他和青年都同時轉過了頭。

「檢查完了的話就替我準備下次輸血的血液。」一個大約五十上下、穿著白色長袍的男人走了過來:「明天費里要輸血。」

「已經準備好了,父親。」羅維諾移開了和他對上的目光:「護士的技術似乎不太好,為了防止他瘀血的狀況更嚴重,我先把他帶回去處理傷口,不然感染就麻煩了。」

「不過就是個針孔……」

「我知道,不過已經沒有替代品了。」

所以他又被人架著拖回了本來的房間,青年立刻把另外兩個人叫了下去。

「盧西安諾。」羅維諾轉過身子,蹲坐到他的旁邊,一把拉起他的手臂就既瘀血的地方上藥:「你要好好吃飯……太瘦了。」

「哼,反正養肥了也只會把能用的東西拿給那傢伙。」盧西安諾不以為意的瞪著他:「對你和那個男人來說,我只是費里西安諾的治療工具而已不是嗎?」

「你是這麼想得那就當作是這樣吧。」羅維諾故意壓了一下傷口,讓盧西安諾吃痛的縮了下手:「明明你們就是同一組基因,你們的個性卻差很多呢。」

「吵死了!」

「嘛。」羅維諾聳了聳肩,踏步走了出去:「算了,今天就到這裡……我先走了。」

「可惡……」

他是為了治療費里西安諾而被製作出來的複製人。

話雖如此,他並沒有見過費里西安諾,而是一直待在實驗室裡……費里西安諾應該不知道他的存在。

唯一會和他相處的,只有羅維諾。

他不知道羅維諾的舉動是因為這張與他那個大自己五歲的胞弟一模一樣的臉還是其他原因。

他嫉妒著費里西安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比較忙,除了半夜找不到時間來補自己那堆想要寫的東西……

寫完這篇的時間剛好是凌晨2:22分ヾ(*´∀`*)ノ

好了,不說廢話!(已經說了一堆了)

這篇比較像是先敘述故事背景的小篇章……開頭之類的。

簡單的說,盧西安諾幾乎就是羅維諾帶大的,不過也不是一直跟在一起,只是相處的時間比較長而已。

然後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寫幾章,總之開始寫正文了(ง'̀-'́)ง

感謝觀看到這裡的每一位!

评论 ( 9 )
热度 ( 34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