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複製品-第三章(正文完)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羅維諾!看你都做了什麼好事!」眼前的男人用力的拍了辦公桌:「你知不知道如果沒了那傢伙的話費里西安諾可能就沒救了嗎!」

「因為那是費里西安諾的願望。」

「……可惡!」男人起身走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領子:「你把盧西安諾帶到哪裡去了!?」

「唔……」

「快説!」

「夠了!」羅維諾用力的推開了男人:「不要再繼續做錯的事情了……父親,拜託你……」

「可惡!可惡……」男人跪坐在地上,雙手掩著臉,從聲音羅維諾就可以知道他有多麼不甘心。

因為他也是一樣。

身為兄長,他不希望自己的任何一個弟弟死去。

僅此而已。

*

車子晃了一下,讓盧西安諾緩緩張開眼睛。

「哦?醒來了嗎?」弗朗西斯的臉突然湊到他的旁邊:「怎麼樣,還認得出我是誰嗎?」

「鬍子大叔……」盧西安諾嫌棄的推開他的臉:「這裡是哪裡……」

「好過分啊小盧西……哥哥我明明這麼美麗………」

「少説廢話……」

「俺們離開設施了,盧西安諾。」坐在副駕駛座的安東尼奧往後探頭,看見盧西安諾瞪大了眼睛愣在原地:「咦?俺的臉上有什麼?」

「……你在説一次。」

「俺説,俺們離開設施了哦。」安東尼奧露出笑臉:「怎麼樣?很高興吧?」

他們趁著盧西安諾因為鎮定劑睡著的時候,把身形還沒有太大隻的小孩一起塞進去放棉被堆裡面偷偷運了出來。

「怎麼可能?他們怎麼可能這樣就放我出來!?」當然不知情了盧西安諾皺著眉頭:「而且如果我出來了……費里西安諾要怎麼辦!?」

「這些都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情,羅維諾會解決的。」基爾伯特打斷了盧西安諾的問題:「比起這個,後座有一件衣服你先換,如果不會穿就問弗朗。」

「?」

「不然搞的我們像是誘拐犯似的。」

盧西安諾拿起放在一旁的衣物,一件紅色有圖樣的上衣、布料粗硬偏向藍色的褲子……還有一件黑色的外套。

「原來衣服不是只有白色的啊。」盧西安諾背對了弗朗西斯的開始換衣服。

「當然了,以後你自己多看看就會有自己的喜好了。」安東尼奧從後照鏡瞄了一眼:「看來大小剛好,很適合你呢。」

「喔……那我們現在去哪?」

*

淡淡的……令人有些不快的氣味飄入盧西安諾的鼻腔,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哈啾!」

「怎麼?會冷嗎?」安東尼奧順手脫下外套,蓋在他的肩頭上。

「……」盧西安諾伸手抓緊了外套:「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有跟實驗室裡面一樣的味道……」

「一樣的味道……?」安東尼奧猶豫了一下:「應該是消毒水吧,畢竟這裡是醫院。」

「醫院……?」

雖然對許多名詞有些陌生,可是這個詞他是知道的。

醫院是讓人治病的地方。

「是誰生病了嗎?」

「你等一下就會知道了。」安東尼奧寵溺的揉了揉他的頭髮,另一隻手拉開了眼前白色的房門。

「是誰……?」一個跟羅維諾有些相似、軟軟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裡。

在風格簡潔的米色房間裡頭,一個人躺臥在房裏的白色大床上,當注意到他們時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小費里,俺就送到這裡。」安東尼奧點了點頭示意:「俺先去找基爾跟弗朗了,等一下再打電話叫俺吧。」

「謝謝你,安東哥哥。」那人看著走向床邊的盧西安諾:「ciao,另外一個我。」

「你就是費里西安諾?」盧西安諾瞇起眼睛觀察眼前的男人—與他相同但是較為成熟的容貌、像是琥珀一般的黃褐色眼瞳……

還有在衣服底下被掩蓋著的紅斑以及明顯已經見骨的瘦弱身軀。

「是啊,我就是。」男人像是不在意似的用著愉快的語氣回答他:「那邊有椅子,先坐下吧。」

「……」盧西安諾乖乖的照著做了,不過他猶豫了一下,沒有開口。

費里西安諾也盯著他。

正如他在觀察費里西安諾,費里西安諾也在觀察他,而且似乎也在猶豫著要怎麼開口。

「抱歉呢,我其實是有很多話想說,不過……」

「沒關係。」盧西安諾用力的搖頭:「我想知道……你對我的事情還有這個計畫都知道了多少。」

「或許算是該知道的都知道了……」費里西安諾露出苦笑,伸手摸了他的臉頰:「你的眼睛很漂亮……像是紅葡萄一樣的顏色。」

「這只是為了不讓他們看到我就想到你。」

「可是你終究不是我……我們並不是同一個人,你也不僅僅只是個複製品,你擁有屬於自己的感情和意志。」費里西安諾垂下手臂,看著眼前努力的忍住表情的小孩:「你知道嗎?盧西安諾……哥哥跟我講了很多你的事情。」

「……」

「他說你很頑皮也很聰明,雖然喜歡惡做劇但是是個好孩子……還有他替你取了盧西安諾這個名字,因為他不希望把你實驗品,而是自己真正的弟弟……」

「我……」

「或許你很恨我們,而我所認識的人裡面他們也會認為我比你重要……」費里西安諾猶豫了一下:「雖然我們或許沒有那個資格,但是我們一直想要當你是真正的親兄弟。」

「……」

「抱歉呢……説這麼多讓你很為難吧……」他拿起了手機,按下號碼:「我們連絡到了一對住在奧地利的夫妻,他們是很好的人,我拜託了他們照顧你……」

「等一下!你這傢伙是笨蛋嗎!?」

盧西安諾拍開了他的手機,手機的塑膠殼撞擊到地面發出喀嗒的一聲。

「盧西……」

「你知不知道我是為了什麼才被製造出來的!不就是因為賭在我身上的機率比較大嗎!?」盧西安諾幾乎是哭著撲到費里西安諾的身上:「如果我走了你怎麼辦……你的病……」

「如果治不好了那就這樣了。」費里西安諾也伸手抱住了他:「你的身體是你自己的,好好珍惜。」

「不要……我不想要你死掉……就算我討厭你也不想……」盧西安諾摸到衣服下那骨感的身形,心裡頭有有種難以言喻的……像是要裂開一般的感覺。

「如果這樣我不會原諒你的……」

「好了,沒事的。」費里西安諾輕輕拍著他的背:「我答應你……總有一天,我會健康的出現在你眼前的。」

就算知道這是幾乎不可能實現的諾言……

盧西安諾抹了一下眼淚,忍著哽咽:「那你再答應我一件事。」

*

當羅維諾好不容易把事情處理一個段落,回到家門口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了。

把車停到車庫之後,羅維諾嘆了一口氣,一想到之後要跟著一起去道歉就覺得麻煩。

盧西安諾不知道到哪裡了……

對了,明天先去一趟小笨蛋那好了,替他做一份自製的pasta給他,他心情會比較好吧……

做好明天的打算,羅維諾拉開了房門。

「嗯?」

為什麼我家燈開著!?

本來應該不在這裡的小孩從門後撲倒了他,讓他嚇了ㄧ跳。

「歡迎回來。」

過了三秒,羅維諾才反應了過來。

「盧西安諾!?你怎麼在這裡?」

「……因為我答應了費里西安諾要天天去探望他,我要等他好了再給他一拳。」盧西安諾把臉埋在他的胸前,所以他並沒有看見他的表情。

「哈!?他是病人……」

「這樣我們才算和好。」

「……真是個傻瓜。」羅維諾也沒有掙脫的打算,只是無奈的放任孩子撲著:「哪個都是。」

*

那,為什麼……我沒有美貌也沒有歌聲,卻不能出去呢?

對不起……不過我答應你,我會成為放你出去的那個王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完結了!!!

沒錯我就是要斷在奇怪的地方(被打)

話說難得我意外的沒什麼好說,真是太好了(不然後記真的有夠長的)

照慣例有幾篇番外~

再次感謝大家的觀看~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