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複製品-番外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咳……咳……」

他的喉嚨像是被很多小針插在裡頭一樣刺痛。

「可惡……昨天到底打了什麼……」他整個人縮在毯子裡面,因為鼻塞所以只能用嘴巴喘著氣。

好冷……

門被打了開來,但是他的頭昏昏沉沉的像是裡頭裝了石頭一樣,只能躺臥著坐不起身。

「……盧西安諾?」

羅維諾的聲音傳進了毯子,他露出一張因為熱度而發紅的臉,努力的睜開眼睛。

「疫苗的副作用啊……」羅維諾立刻皺起眉頭,把冰冰涼涼的手輕輕的貼上他的臉頰:「你感冒了。」

「咳咳……」

羅維諾把自己的外套先蓋到他身上那件不算多厚的毯子上頭:「我打個電話,等我一下。」

他下意識的拉緊了身上的外套……雖然很諷刺,不過外套上殘留的餘溫和氣息卻讓他內心多少安心了一點。

「喂?笨蛋弟弟……嗯,我今天不能去你那裡……」

如果羅維諾是他的哥哥那該有多好。

當他迷迷糊糊再次醒來的時候,羅維諾已經回來了,拿著一本書坐在旁邊看著。

「羅維諾……」他下意識的出聲叫喚,這時他才注意到除了羅維諾的外套以外還被蓋上了一層厚被子,床頭也多了一壺水。

「醒來了啊。」羅維諾闔上書本,用手量了體溫:「溫度似乎降了一點……」

「我沒事……」盧西安諾慢慢的爬了起來:「你這傢伙來幹嘛……」

「都生病了還想要做什麼,笨蛋。」羅維諾把他壓回床上:「十歲的小鬼別給我逞強了。」

「我才……沒有……咳、咳咳……」

「你快點閉嘴養好病來。」羅維諾揉了揉他的頭髮:「我會看著你的情況的,早點休息。」

「我……」盧西安諾沒有應剛剛的話。

「不過趁你醒來了,我替你擦個臉吧。」羅維諾拿起放在水盆裡的毛巾貼在他的臉頰上。

「唔!」

「雖然很冰,不過忍耐一下。」羅維諾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看看你的臉,都皺成一團了。」

「少、少囉唆!」盧西安諾掙扎的推開他,賭氣的躲進棉被裡頭。

「好吧,那我就先走……」羅維諾手就這樣在半空中僵了一下,最後無奈的要站起身時,衣角卻被一個小小的阻力拉住了:「……盧西安諾?」

「那個……」盧西安諾自己也愣了一下,才緩緩的鬆開手:「不,沒什麼……」

「想要我留下來嗎?」

「我才沒有這麼說……」

 「那不想?」

「……也沒有。」盧西安諾把臉埋進棉被。

「一個一個都這麼不誠實啊。」羅維諾嘆了一口氣坐在床邊,摸著他柔軟的頭髮:「在你睡著前我會陪著你的,好好睡吧……要搖籃曲嗎?」

「才不要……」

不知道是因為藥還是因為安心,盧西安諾覺得昏昏沉沉的,最後乖乖的闔上眼睛。

身邊有人陪著,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

幾天之後,盧西安諾也因為感冒恢復的差不多而又要重新開始實驗。

他抱著懷中羅維諾留下的外套。

今天一定要好好的跟他道謝……至少他的內心是這麼打算的,不過……

盧西安諾看了一下時間,今天似乎比平常還晚……

碰!

一個銀髮赤瞳的男人大力的推開了門,金屬門撞擊的巨大聲響讓盧西安諾下,嚇得抱住外套瞪大眼睛看著他。

「啊!抱歉本大爺來遲了。」

「……羅維諾呢?」回過神來看見來者不是期待的人,盧西安諾瞇著酒紅色的雙眼打量的看著他。

他記得眼前的人,是每次都跟在羅維諾身邊的跟班一號,叫做基爾什麼的……

「哥哥大人因為重病來不了,所以今天就讓我帶著你走。」男人在說完話的同時,拿出了手機播放了某個檔案。

「重病!?他怎麼……」

"咳咳……盧西安諾……今天乖乖的跟著基爾伯特……做檢查……咳!咳咳咳!"

「……感冒了?」

「是呢……畢竟他也沒帶口罩,就這麼跟當時重感冒的你待在同一間房間不短的時間,被傳染了也沒辦法。」男人無奈的收起手機。

「……」盧西安諾沒有說話,只是握緊了拳頭。

「笨蛋。」

他好像有這麼一點點的開始喜歡羅維諾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會有一個小小的後續(超級短)

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每一位!


评论
热度 ( 10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