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出没注意!
(文字不会特地转成简体,如有不便敬请见谅)

灣家人一枚
喜歡看動漫、小說、追歌手
偶爾也寫文或翻譯日文英文玩玩MMD什麼的
混的坑像是星星一樣多
要關注的注意一下

請不要轉載

voz

來自 @山本葵芥 的點文!(抱歉花了這麼久!)

全員人設

ooc有

本文與現實人事時地物無關,也不包含任何國家的立場

ヘタリア屬於本家,此篇故事屬於我

相關系列或是其他文章請走這裡

因為是點文所以保證是HE

感謝所有點開文章的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安東尼奧站在懸崖上,望著反射陽光而閃閃發亮的蔚藍海洋。

他表情帶著猶豫,卻還是往前了一步。

「俺要去找你了……」

輕聲的説完,他一躍而下。

雖然懸崖很深,但是地球的重力加速度似乎更了不起,感覺失重了幾秒,撞擊到海平面時的那股巨大的衝擊伴著巨大的疼痛。

他下意識的想要尖叫,苦澀的海水卻在此時源源不絕的湧進他的肺葉,無法呼吸得讓他伸出手抓握,卻意外的抓到了什麼柔軟的東西。

是什麼呢……好像也不是這麼重要了……

你當初也是這麼痛苦的嗎?

羅維諾。

*

有什麼柔軟的東西覆上了他的嘴,送入了一些帶著腥氣的液體。

他下意識的用力想要咳出去,緩緩的張開了眼睛想要看看情況。

他的眼前出現模糊的人影,那人用像是青草一樣的綠色眼睛凝視著他。

「你……是……」他的聲音沙啞得不像話,肺部再次傳來的疼痛感讓他倒抽了一口氣。

那個人影有點緊張的晃了晃腦袋,似乎是叫他不要說話。

沒多久,他又昏了過去。

*

再次張開眼睛時,他已經恢復了不少。

他扭了扭久久沒有活動的筋骨,觀察了一下四周。

這裡是一個海岸邊的洞穴。

他身上只被隨意的蓋上了布料,衣服也破破爛爛的,似乎還沾染上了一些奇怪的液體乾漬的痕跡。

看了救了他的人手頭也沒有什麼東西。

他把手往旁邊一擺,摸到了一塊片狀的堅硬物體。

他收手拿起來,發現那是一塊鱗片。

鱗片大概是他手掌的四分之一,是淺淺的淡藍帶著一抹金光……要說這是大型魚的鱗片似乎也大了點,這是他不曾見過的東西。

一顆腦袋霎時從洞口的水面冒了出來,讓安東尼奧嚇得往後了幾步。

「你是……」安東尼奧看著對方那過分好看了的臉:「救了我的人?」

青年有些高興的點點頭。

「你不能說話?」注意到對方的回答方式,安東尼奧又問了一個問題。

對方指著自己的喉嚨,然後比了一個叉叉。

「原來如此……這裡是你家?」

那人搖了搖頭。

「你不上來會感冒的……先上岸吧?」

他猶豫了一下,跳上了岸……

安東尼奧做夢也沒有想到,救了他的會是一隻人魚。

人魚坐在岸邊,甩著漂亮的淺藍色魚尾,一邊用自己長長的爪子支解著自己帶上岸的魚,還不時遞個幾片魚肉過來。

安東尼奧一邊咬著,看著人魚點了點自己。

「怎麼了?」他吞下了嘴裏咬著的東西,看著人魚指了指上方,又指了指這裡。

「你是問俺為什麼要跳下來嗎?」安東尼奧拖著頭:「俺記得俺是因為戀人才跳了下來……可是真奇怪,俺卻一點也想不起那位戀人的事……也不記得原因。」

人魚指著他的腦袋,兩隻手拍了一下。

「或許是呢……」安東尼奧苦笑了兩聲。

人魚點頭,然後又自顧自的跳回了海裡。

*

安東尼奧隔天再次見到人魚時,人魚也帶著一些生魚過來。

「俺好像夢到了自己的記憶……」

人魚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對他眨了眨眼。

「俺夢到自己在替那個戀人準備午餐……」他的臉上掛起淡淡的笑容:「他雖然很任性……可是卻會津津有味的吃完俺準備的料理。」

人魚猶豫了一下,指著臉畫了一圈。

「……你是問俺有沒有想起他的臉嗎?」

他點了點頭。

「不……不知道為什麼,俺對他的臉一點記憶都沒有。」安東尼奧搭著他的肩:「不過俺這樣大概總有一天會想起他吧。」

人魚的皮膚有著因為海水乾燥後而析出的鹽粒,而且體溫似乎也低了點。

人魚像是要躲開他的接觸,跳進了水裡消失了。

*

今天,有人來了。

安東尼奧被一對想要繞下山崖看海的情侶發現了。

那對情侶替安東尼奧報了警,還陪他到兩個小時之後醫療人員到來。

原來從他跳下去的那一天,已經過了十天。

這十天,一直是那隻人魚每天都來照顧自己。

安東尼奧被醫護人員小心翼翼抬了起來,正好因為高度他看見了遠遠躲在海裡的人魚。

“我會回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直覺性的對對方說了義大利文。

人魚像是聽懂了一樣並沒有靠近,直到安東尼奧離開以前都等在那裏。

*

「安東尼奧!你這傢伙竟然沒事就突然搞失蹤,甚至還跑去跳崖!?」基爾伯特罕見得露出了怒顏,表情像是想直接用手上的病歷拍死他:「都惹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還……」

「抱歉哪……」安東尼奧坐在病床上皺著眉:「小基爾……你知道俺戀人的事情嗎?」

「……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眼神一瞬間充滿了戒心:「怎麼?」

「俺……想不起關於他的事情。」

基爾伯特有些訝異的看著他,看見對方的反應似乎是真的不知情:「你……」

「這是真的!」安東尼奧激動得想要坐直身子:「他的名字、他的臉……雖然每天都隱隱約約的會恢復一點關於他的記憶,但是再更詳細的事情俺卻一點都想不起來……就好像是有什麼在刻意阻撓著俺想起他一樣。」

「好了好了……」基爾伯特把他壓回病床:「這也是一件好事。」

「嗯?」

「你們早就分手了,你一直把他放在心理也不是一件好事。」

「俺們……分手了嗎?」雖然安東尼奧覺得哪裡怪怪的,可是他一時也説不出來。

「是啊……就叫你沒事別想不開,忘記了也好。」基爾伯特從白袍拿出手機:「本大爺的休息時間結束了,先走啦。」

「嗯。」

「對了,為了打發你的時間本大爺借了幾本書,有空就看吧。」

「好。」

安東尼奧看著基爾伯特的背影,拿起了書堆上最上面的書。

書面有點老舊看起來是有些年代了,上面用藍色的墨水。

「『voz』……繪本嗎?」

他翻開了泛黃的書本,上面的字因為年代而有些模糊:

從前從前,有一對戀人。

男人接到消息,説自己要去戰線的第一線,他知道自己大概有去無回……

所以,他親手殺了戀人,他把他推下山崖。

女性並沒有死去,她知道男人是一片真心,她並沒有怨恨,而是以聲音為代價化成了人魚,永遠的在那裡等待著戀人去接她。

對了……

還有一個人魚在等他。

*

在醫院住了幾天,在檢查完沒有大礙之後他去了一趟圖書館,打算續借那本繪本給人魚看。

沒想到圖書館卻説這本書不是他們的……

真是奇怪呢……

雖然這麼想,安東尼奧還是收進了包裡,前往那個懸崖。

順著那對情侶所說的方向,他發現了一條非常狹窄的石子路。

他緩步的移動了過去,莫約十五分鐘以後,他確實看見了有些熟悉的景色。

「人魚先生?」他探頭看向洞裡,看見了坐在岸邊的人魚。

人魚看見他很高興的撲了過去,把他撲倒到了碎石子的地面上。

「好痛……」安東尼奧揉了揉自己的後腦杓,看見對方一臉憂心只好勉強露出笑容看向他。

不過人魚似乎不是很買帳,他摸了摸安東尼奧的頭,然後漸漸把手往下移……

「喂!?」

看著那雙不安分的手終於停了下來,安東尼奧喘了口氣。

「你在做什麼……」他本來要推開人魚,卻發現人魚的手裏多了一個東西……

「俺的手機?」

人魚看著他點了點頭,就坐在他腿上滑了起來。

「……」

在安東尼奧還在思考人魚會不會滑手機時,人魚已經把螢幕翻了過來,在記事本上面打著義大利文:

“怎麼這麼久才回來,知不知道老子已經等你等三天了,混蛋!”

「……你會打字?」

還會打粗話!?

“廢話,你當人魚是智障嗎?”人魚對他翻了白眼。

「抱歉……那個……」

“先不說這個,我才不是什麼人魚先生!我有名字叫做羅維諾。”

「羅維諾……先生?」

“……算了,你直接叫名字吧。”羅維諾又把手機轉回去按了幾下:“你說過了吧,你是為了戀人才跳了下來?”

「印象中是這樣……」

“如果我說,只要你想起那個人就能回想起一切的話……你會想要選擇像是現在這樣忘記?還是……想起一切,但是可能會很痛苦?”

「俺……」

“不需要這麼急著回答我,鑰匙在你身上,你得自己做出選擇……認真思考之後再回答我。”

安東尼奧猶豫了一下,確實……對現在的他來說,那個身影模糊的戀人是不重要了……

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心理似乎一直都少了什麼,也似乎一直都在尋找著什麼。

「俺想想起來……」安東尼奧肯定的看向人魚:「俺……」

“行了,這樣就可以了。”羅維諾把手機轉過去,上面打著一串地址。

「這是……小費里家的地址。」安東尼奧認了出來。

“沒錯,去那裡一趟,去找『我』在哪裡。”

「你不是就在……哇啊!」安東尼奧接過飛過來的手機。

上面大大的寫了笨蛋兩個字。

*

羅維諾都這麼說了,他當然也只好乖乖的去了費里西安諾家。

「是哪……安東尼奧哥哥!?」

「早安啊!小費里……」

安東尼奧連打招呼都有點心虛……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來做什麼的……

「先進來吧……」費里西安諾讓出來一條路。

屋裡頭的裝潢放置了不少畫像和藝術品……似乎是因為費里西安諾自己的興趣,所以他有時候在街上看到了會買下來收藏。

安東尼奧坐在沙發上等待著,費里西安諾從廚房泡了茶端出來。

「安東尼奧哥哥,有什麼事情嗎?特地來找我……」

「我想要……找羅維諾。」安東尼奧照著手機裡的話讀了出來,卻聽見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小費里!?」

費里西安諾的手上被碎裂的陶瓷杯劃出了一道不淺的傷口,讓他痛得臉都揪在一起。

安東尼奧也不知道自己知道醫療箱放在哪裡,他確認完傷口沒有碎片了之後就替他包了起來。

「安東尼奧哥哥……你想起來了嗎?」費里西安諾看著他的動作,小小聲的問著。

「……我沒有想起來,可是……」

「……那,你想知道嗎?」費里西安諾抬頭看著他:「哥哥的事。」

「哥哥……羅維諾嗎?」

安東尼奧絕對自己對著名字的印象並不是只有那隻人魚,好像……他和那個模糊的身影漸漸的疊在一起。

「可以啊……就讓我全部告訴你。」

*

人魚坐在岸邊的岩石上,仰望著沒有烏雲的夜空。

這裡很安靜,雖然跟大海裡頭比起來多了一點浪潮聲,不過無傷大雅。

他不需要進食,他在安東尼奧來之前總是只能打發時間。

突然間滑水的聲音,他下意識警覺性的張開眼睛。

“!?”

某個熟悉的身影在海裡漂浮著,他慌張的立刻游了過去。

他扶著因為游了一段距離而有些脫力的那人,感覺到他的體溫似乎因為浸泡了海水而有點下降。

他二話不說的拖著人回去岸邊去。

「羅維諾……」安東尼奧看見了羅維諾焦急的表情:「對不起……俺……」

羅維諾並沒有停下尾巴,只是搖了搖頭。

幸好安東尼奧跳進海裡之前還有理智,有把自己的外套鞋子先脫在一旁讓羅維諾很快的就找到,他一邊把安東尼奧丟到岸上,自己也跳上去坐在他的旁邊,並用外套緊緊的包住他。

沒想到他卻縮在外套裡面開始小小聲的啜泣著。

或許是恢復記憶,情緒還沒穩定下來……

羅維諾拿起事先拿出口袋的手機開始打字。

“你是想不開嗎?在秋冬的時候跳到夜晚的海裡。”

「俺從小費里那裡知道了……也想起來了……」安東尼奧回望著對方那雙和記憶裡頭一樣漂亮的眼睛:「明明……是俺……」

羅維諾揪著心頭閉上了眼……他當然記得那天所發生的事情:

那天,安東尼奧和羅維諾一起出遊。

他們開在這個懸崖旁邊的公路上,一輛煞車失靈的大卡車讓安東尼奧只好把方向盤往旁邊打,轎車飛下了山崖,卡車上的鐵條也在同時應聲滑落,就這樣刺穿了羅維諾的胸口。

然後羅維諾就出現在了這裡。

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無法說話,甚至還多了一條尾巴……不過他知道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著安東尼奧的到來。

“所以,你都想起來了嗎?”

安東尼奧點了點頭,然後用力的抱住他。

「對不起……對不起……你已經等俺很久了吧……對不起……」

羅維諾忍著差點滿溢而出的淚水,努力的露出了笑容。

“笨蛋……太慢了……”

人魚的身體開始發著淡淡的光芒,本來應該在他懷中的存在開始漸漸的淡去。

「羅維諾……俺來接你了。」安東尼奧感覺到懷裡的人輕輕點了點頭,當他再次張開眼睛已經什麼都不剩了。

「謝謝……」

*

安東尼奧拿著一束花在醫院裏走著,正巧遇到了基爾伯特。

「呦,來探病的?」基爾伯特注意到他手上的東西。

「嗯。」安東尼奧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基爾……你當初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羅維諾的事情?還説什麼分手了……」

「你的眼神不要這麼哀怨,本大爺就是怕你又在自責又跑去跳崖……」

「俺已經不要緊了。」他露出了笑容:「俺先走一步了。」

「總之,沒事就好。」基爾伯特無奈的看著眼前的人,揮了揮手:「快去吧。」

*

在書桌上面,老舊的繪本被窗吹進來的風翻了頁,本來應該是悲劇的結局裡頭被人用筆加上了一段秀麗的字:

人魚等到了歸來的情人。

因為神肯定他們真摯的愛情,祂把人魚變回了人類,那對戀人從此以後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他們的愛至死不渝。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為一直慢慢修結果修超久(つД`)

總之終於覺得ok就發了ヾ(*´∀`*)ノ

對點文的小夥伴真的非常感謝也非常抱歉!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舞旭 | Powered by LOFTER